浙大校友网 > 校友分会 > 管理学院分会
欢迎回来!加入校友网   登录
管理学院分会 已有1287人
浙大管院校友这项黑科技,让驰援武汉医护队睡得香!|战疫情,管院人在行动
发布:2020-03-10 15:01:42  作者:浙大管院发展与联络中心  点击:393

    2020年,一场突如其来、态势凶猛的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的阴影,笼罩荆楚大地,蔓延波及全国。

 

    疫情无情,人间有爱!

 

    全国人民同心同德,投入到疫情防控阻击战。浙江大学管理学院众多校友及校友企业也积极行动起来,以不同的方式贡献力量,共同助力打赢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2月,浙大管院启动“战疫情”系列报道,陆续报道过永新光学、物产中大、银江环保、海康威视、微脉等等,随着抗疫工作的深入,越来越多校友及校友企业加入这场战役中……

 

    这些管院的“健康力量”,正积极传播着社会正能量!

 

 

校友企业 VR虚拟技术助眠

 

    深蓝的天空,月光皎洁,繁星点点。前方是一望无际的大海,微风吹起了涟漪,波浪轻轻拍打海滩……你认为这幅美丽的场景海边的一幅美丽画面吗?但并不是,这幅场景出现在浙江省援助武汉医疗队医护队员的VR眼镜中。此时,浙江省立同德医院(浙江省精神卫生中心)精神科副主任郭忠伟医生正在用VR(虚拟现实)设备,为他改善睡眠。伴随着这幅平静的画面,这是李医生来到武汉抗疫一线后,第一次睡的一个好觉。

 

    浙江省第二批紧急医疗队里,像他这样出现睡眠障碍的医护人员不在少数,大约5%的队员都在服用安眠药物。

 

    2月初起,支援疫情防控工作处于决战关键时期,国家派出一批批医务救援队支援武汉疫情。在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过程中,精神心理治疗越来越受到重视。长期奋战在一线的医护人员的心理健康同样需要关注。

 

    211日,浙江大学MBA校友曹群创立的企业心景科技获悉,医务人员一直处于高强度工作状态,心理压力很大,很多医护人员出现焦虑、睡眠障碍等方面问题。心景公司高层决定:为医院开发一款疫情期间特别的心理康复训练系统,捐赠疫区,让奋战在一线的战士们得到心理上的缓解和精神上的放松、让出现睡眠问题的战士们能够获得更好的休息。

 

    VR治疗仪器222日抵达武汉,是心景科技专门针对抗疫一线医务人员定制的,共有三个模块:VR睡眠,VR放松和VR音乐。当天,医疗队的队员们得知该消息后,就有许多人排队体验,一直持续到了深夜。截至目前为,医疗队已经有一部分队员体验了VR干预和体验,还有一些医务人员多次体验。他们一致反应,做VR能让心情更加平静,全身的疲劳也逐渐消失,睡眠质量有所提高……

 

    截止到目前,心景科技已经向浙江省医疗队定点支援的武汉科技大学附属天佑医院、武汉大学中南医院、武汉协和医院共捐助了多套虚拟现实(VR)心理康复系统。

 

    近期,心景科技有限公司还被浙江省发改委列为浙江省疫情防控重点保障企业。

 

 

校友名片


曹群

心景科技创始人、董事长、总经理

2005级浙江大学管理学院校友

 

•浙江大学医学院临床医学本科

•浙江大学MBA硕士

•上市公司深圳理邦精密仪器有限公司华东市场总监

•杭州心景科技有限公司  董事长、CEO

5年临床经验

25年从事医疗相关行业,熟悉医疗市场,具有深厚的医疗资源及丰富的市场运营经验。

 •有多种医疗产品、互联网医疗产品(十月宝贝远程胎监系统)策划运营成功经验

•擅长企业管理、市场整体策划、运营

 

 

    浙江省立同德医院(浙江省精神卫生中心)的郭忠伟医生是队里的心理咨询师,负责缓解一线医护人员的情绪问题。222日,他收到了杭州爱心企业心景科技寄来的一台VR(虚拟现实)设备,这是专门为医护人员缓解焦虑、改善睡眠设计的。

 

    脱下防护目镜,戴上VR眼镜,抗疫一线的医护人员仿佛穿越到一个海岛,在海浪声中暂时放松了紧绷的神经……

 

 

16%队员存在焦虑/抑郁症状,

5%靠服用安眠药物帮助入睡

 

    “我们支援的是武汉科技大学附属天佑医院,负责经管2个普通病区和1ICU病区,共90多张床位。算上交接班和穿脱防护服的时间,医护人员每次值班要7个多小时,作息不规律加上工作时精神高度紧张,对于大家的体力和精神意志都是考验。时间长了,部分医护人员就会出现紧张焦虑、睡不好等症状。”浙江省第二批援鄂医疗队负责人、浙江省中医药管理局副局长吴建锡表示,随着心理危机干预和救援专家组的到来,制定了系列举措,目前队员们的身心放松效果还是较为明显的。

 

    抵达武汉的次日,郭忠伟医生就和浙江省中医药管理局副局长吴建锡、浙江医院副院长宋柏杉共同设计了一个“微信版心理健康电子问卷调查”,了解医护人员整体的心理状况。

 

    这个调查表包含13道题目,2分种之内即可完成,既不耽误医护人员工作,也不影响他们宝贵的休息时间。内容涵盖一般情况、心理状态、睡眠情况和影响因素等方面,48小时内收回了130份问卷(共150人)。

 

    调查结果显示,约16%队员存在焦虑和抑郁症状,主要表现为担心、不安、沮丧和失眠,5%服用安眠药物帮助入睡。影响情绪的因素依次为:安全保障(物质保障欠缺),时间因素(不知道什么时候结束),工作因素(工作强度大),疾病因素(对疾病的恐惧)。

 

    郭忠伟让队员们加了他微信,一有情绪波动就主动联系他,千万不要自己一个人闷着。每天,他的微信都会收到各类求助信息——

 

    “最近情绪不好,感觉压力大,不知道是不是患了抑郁症了,有什么办法吗?刚刚在酒店房间里哭了很久。”

    “我看到患者痛苦的状态,就很想哭,我想帮助,但是很多时候都无能为力。”

    “晚上12点了,我没睡着,失眠了。”

    …………

 

    浙江省人民医院1991年出生的ICU护士徐晓翠,出发前满腔热血,迫不及待用专业技能帮助饱受折磨的重症患者。但来到一线后,她才发现自己低估了条件的艰苦和患者的病情。

 

    一个重症的大伯,家里好几个人都因新冠肺炎去世,入院后情绪消极,对治疗很抵触。徐晓翠上班的那天,他又不配合治疗,一直扯氧气面罩。

 

    “我给他戴上去,他过一会就扯下来,戴上去又扯下来,怎么安抚都没用,那天一共扯了5次。说实话,如果是平时我可能就有点不耐烦了。但在这里,我只有无力感和愧疚感,觉得自己怎么这么没用,帮不上他们。”

 


工程师坐了167个小时火车,

赶回杭州为前线医护调试设备

 

    大多数时候,郭忠伟都采用倾听和认知重构等技术来缓解一线人员的负面情绪,任由医护人员“倒苦水”,发泄情绪。遇到徐晓翠这种情况,他会引导他们重塑认知,“我告诉她,你不能把现在的自己再看作是平时工作中的普通ICU护士了,疫情前线就是临时战场,不可能像平时工作一样尽善尽美。转变对自己的定位后,他们内心的愧疚感就会减轻很多。”

 

    但其实,郭忠伟自己也常常产生无力感。

 

    他说,医护人员每人住一个房间,下班后也不允许串门。他为医护人员做心理疏导,基本上以微信沟通为主,无法面对面咨询,效果多少打了点折扣。

 

    尤其看到很多医护人员存在睡眠问题后,他就更犯愁了,“我们心理学上治疗失眠一般采用心理引导法,患者躺在舒服的椅子上,心理治疗师进行引导,让患者自己想象舒适的场景,比如宁静的森林、海滩,慢慢放松下来。我们现在这种隔空的引导很难达到效果。”

 

    郭忠伟想到了虚拟现实(VR),借助这项技术,治疗失眠时不再依靠患者想象,而是让患者置身设计好的虚拟场景中,放松身心的效果比传统的心理引导更好。但在疫区,医疗物资尚且紧张,去哪儿搞一台治疗失眠的VR设备呢?

 

    他尝试着联系了杭州的心景科技公司,心景科技听说疫情一线的需求后,立马决定捐赠一台给抗疫的浙江医护们。决定一出,全公司各个部门迅速运转起来,医学部迅速论证,选择合适场景;产品部梳理特殊版本说明书、设备、包装;开发部前端、终端、系统、程序工程师远程协作。

 

    但到了真正执行的时候,大家才发现这不是寄个快递就能搞定的事儿。设备最终的安装操作必须在公司才能进行,当时整个公司的员工都在居家隔离,公司所在地不允许复工,快递停运,物流停发……

 

    疫情就是命令,早一天装好机,一线的战士们就能早一天得到支持。在此困难情况下,公司积极和所在社区反复沟通。郭忠伟请示当地领导后帮着开出了武汉天佑医院协调早日复工的证明,这才得以在217日第一批复工。

 

    所有工作紧张有序进行中,又发现如果技术工程师不在公司现场,远程无法完成设备的安装、检测和验收。在此特殊时期,一名开发部工程师主动请缨乘坐了长达十六、七个小时的火车于19日上午赶至杭州,加班加点在19日晚上所有安装调试验收完成。由于武汉快递基本停运,220日上午1100设备终于通过中国邮政EMS(疫情救援物资专线)发出,222日上午1030带着心景科技全体成员满满的期冀的心理康复训练系统(防疫特别版)抵达了武汉天佑医院医务工作者手中。

 

    为了让一线的白衣战士尽快用上心理康复训练系统,222日中午12:00,心景科技便组织了多部门技术人员在网上对医护人员就心理康复训练系统的操作进行了长达两小时的培训。在培训安装过程中出现了一些小状况,经过三名技术工程师在线“会诊”,完美解决。

 


抗疫一线发热后心慌失眠,

这下子终于睡了一回好觉

 

    222日,郭忠伟在医疗队的微信群发出消息:虚拟现实(VR)仪器今天已送到,我们自己借助VR身心放松!队员们听说后,纷纷在群内排队接龙报名。治疗开始前,浙江省疾控中心专家陆龙喜对治疗室进行了消毒和感控管理。

 

    在所有治疗者里,郭忠伟特别关注一位30多岁男医生的干预效果,“来到武汉后,他几乎没睡过踏实觉,20天里体重掉了12斤。”

 

    到达疫情一线的第4天,这位李医生就发热了,37.5度,无法前去病房上班。体温恢复正常后,他又被隔离了7天,检查一切正常后才重新投身一线战场。

 

    期间,他内心无比担忧、煎熬,整夜无法入睡,服用安眠药效果也不好。重新回到工作岗位后,他总是莫名其妙地担心,身体稍有点受凉就十分害怕,夜里心慌、睡不着,全身出虚汗。他自己试着增加了一种安定药物,但还是无法入睡,焦躁难安。

 

    郭忠伟了解到,李医生平时对自己要求很严格,做事认真、有条理,每件事都力争做到最完美。于是,他就以“完美型人格”作为切入点,从目前疫情的客观因素、心理潜意识等方面做了耐心的解答和心理疏导,“他目前最需要的是身心的放松,所以非常适合做VR治疗。”

 

    戴上VR眼镜,李医生瞬间从疫区穿越到海边,眼前是宁静的海滩,耳边是舒缓的海浪声,他的身体慢慢放松下来,进入了梦乡……醒来后他说,“前面比较紧张、焦虑,做了VR以后放松不少。”

 

    当天还有一个体力透支、精神紧张的小护士参与了治疗。因为穿防护服不敢多喝水,她上班时突然发虚汗、胃疼,但依然坚持到下班。下班后,医疗保障组成员、浙江医院组织人事部副主任祝睿晨赶紧把她接回酒店。

 

    她说,“我们不敢多喝水,因为一旦工作,不能解决小便问题,在整个工作过程中,我就一直担心不要有小便,太不方便了。我们穿上防护服,走路就很吃力,又很容易出汗;戴上乳胶手套,给患者输液,大大影响了操作技术,又担心患者有意见和不满……”

 

    给予支持性心理疏导后,郭忠伟安排她做VR干预,小姑娘安静地躺在椅子上睡着了。他和小护士的同伴不忍心打扰,默默给她披上了床单……

 

    郭忠伟说,VR治疗只是心理干预其中一种手段,他希望在多种心理治疗下,浙江驰援医护在异乡工作时,每晚都能安然入眠。



    浙江第二批救援武汉紧急医疗队队员:“我昨天晚上上完6小时的班,睡眠比较差,我就过来做一个疗程,整个人会舒服一点。”

 

    浙江第二批救援武汉紧急医疗队队员:“治疗后整个人会很放松,我们不一定是睡眠方面不好,有可能心理也会有紧张焦虑情绪。”



    虚拟现实技术又称灵境技术,将这项技术运用到抗击疫情之中,将能为更多医护人员提供解压和放松。

 

    浙江省中医药管理局副局长吴建锡:“经过调试治疗以后,医护人员精神上得到很大程度的缓解,利于他们保留比较旺盛的斗志和正常的免疫力,进行长期作战是非常好的。”

 

    祝愿我们可爱的白衣天使们都能睡个好觉!

 


官网文末求关注_新闻后缀(管院校友分会二维码-关注)00.jpg


评论

您还没有注册或登录,请登录 后进行回帖或讨论。
相关新闻
暂无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