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大校友网 > 校友分会 > 人文学院分会
欢迎回来!加入校友网   登录
人文学院分会 已有291人
校友回忆王元骧老师系列文章
——忆王老师二三事
发布:2013-11-01 10:00:39  作者:徐海波  点击:3061

其实,我也是热爱康德的

                         ——忆王老师二三事

 

朱鹏飞

 

    师从王老师读研6年,硕士到博士,算是老门生了。6年中,和王老师的接触,不算频繁,因为很久才能见到他一次,而且平时疏于学习,很怕见到他,被问起学习的事来,无言以对,所以,只能从岁月的片段中撷取一些记忆亮点,将曾经的心路历程呈现出来。

   考上硕士以前,我是个乡村中学语文老师兼文学爱好者。当时立下宏图大志,要成为一名作家。带着这样的梦想考上杭州大学中文系研究生,投身到王老师门下。

   刚来那阵子,对什么都新鲜,以为大学还是大学,混日子的方法当然一样。于是,四处寻找社团,写申请,加入。最终,我在校报记者团找到了自己的位置。

   那段时间慢慢就把研究生主课耽误了下来。虽然研一专业课不多,但王老师经常会在上课时问问我们的学习情况。每次遇到询问,我都支吾半天才能憋出几本专著的名字,然后天马行空大谈自己的感想。听的次数渐多,王老师也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再提问的时候,就把我撇在一边,专心和那个跟海德格尔一样深刻的徐法超对话去了。那段时间对徐法超真是羡慕嫉妒恨,但也没有办法,自己的心思太多用在记者团上了。

   再后来,开始害怕自己的名字过多出现在校报上。很明显,王老师对我的满意程度与我在媒体上的曝光程度成反比。偏偏我是个很娱乐的人,当年元旦又参加了校园歌手大奖赛,拿了个校园10佳歌手。领奖地点在玉泉校区,很是风光了一下,好几个摄像机同时摄像,镁光灯亮成一片。回来以后,小麻烦就渐渐来了。

   某一天,校报主编彭老师碰到我,对我说:“朱鹏飞,祝贺你拿了校园10佳歌手啊,我们准备把10佳歌手名单登在校报上。”

   登时把我吓出一身冷汗,问道:“一定要登么?”

   彭老师很奇怪:“是啊,不是好事吗?这样大家都知道你是10佳歌手呢!”

   我支吾道:“是这样的……我怕……王老师会看到我的名字……所以……”我其实还想说,这样我在王老师那里的曝光反比度恐怕要从代数级变成几何级了。

   好在彭老师善解人意,知道我的为难,问道:“那怎么办?把你的名字改一下?你有艺名么?”

   我说:“我没有艺名,只有小名……”我总不能说,自己小名叫做小狗狗。我属狗的呢。

   “那,改成朱飞?”见我摇头,彭老师最后说:“就改成一飞吧!”

   最终,校报上刊登的10佳歌手名单,排名第三的那个,就变成了“一飞”。这让我很满意,心想,这下王老师没辙了吧,他总不会厉害到猜出一飞就是我吧,天下名字里有“飞”的人多了,我只是其中之一而已。

   那天晚上很高兴地和几位师兄弟去王老师家汇报学业。深刻而让我嫉妒的徐法超也去了。到王老师家的时间是六点半,按照上届师兄的指点,王老师爱看新闻联播,千万不能赶在七点的时候去看王老师。我们想,六点半应该是个好时间吧。

   见面,闲聊。王老师一如既往地客气,给我们让座;我们也一如既往地客气,毕恭毕敬地站着。那时,我对着王老师,王老师对着正放新闻的电视,徐法超和另一个同学侧站着。

   几句寒暄之后,徐法超突然神情异样地挤到我身边,并排对着王老师。这样,王老师彻底看不到电视屏幕了,没有电视看的王老师只好去给我们倒水,——这是什么学生啊,怎么能剥夺老师看电视的权利呢。

   我正准备借机指责一向让我羡慕嫉妒恨的徐法超几句,他忽然附到我耳边小声说:“你转头看电视演什么。”

   我转头,发现电视正播出新闻,没什么特别。不过奇怪的是,怎么播出的是校园新闻啊?几个人拿着话筒唱歌,然后领导上台,颁奖。……等等,拿奖杯的那个人怎么那么眼熟呢?这不是不好学习、天天向下的一飞在领奖的画面么?

   登时倒抽一口凉气,再看徐法超,正对着我坏笑。那一刻,我对这个象海德格尔一样深刻的家伙前嫌尽释,以致开始感恩戴德了。

   王老师倒水回来的时候,颁奖新闻已经过去,我们集体让出位置,这样电视画面重新对王老师开放。感谢苍天感谢大地,我们竟然赶在这么巧的时间来看王老师了。

   那一年席卷全球银屏的《泰坦尼克号》开始在杭州上演,这对媒体来说是一件大事。校报当然也不例外。彭老师组织大家为这部著名的电影写点什么。我于是写了一篇影评交上去,之后忙于它事,没再过问这篇稿子。

   多年后我一直耿耿于怀当时犯下的疏忽。那篇上交的稿子我写了全名,我的想法是,即使名字让人看到,好歹写影评也是中文系的正业吧,多半没事。

   有一天晚上,我独自去见王老师。那时已经研一下学期了,在准备学年论文。我想跟王老师谈谈关于论文的想法。

   见面之后,我对王老师说:“王老师,我想写篇论文。”

   王老师很高兴,问道:“准备写什么论文?”

   我说:“最近我看了一下康德的《判断力批判》,我想写篇关于康德的论文。”

   孰知王老师沉吟片刻,对我说:“康德……你看不懂的。——你还是写影评去吧。”

   我大惊,明白自己的那篇影评一定是让王老师看到了。沮丧半天,郁郁地回了寝室。

   后来我辞掉了在校报的工作,为此彭老师惋惜很久。再后来,我努力而刻苦地看了6遍《判断力批判》,终于让王老师同意我的毕业论文以康德为选题。硕士毕业那年,我全力考博,终于又投到王老师门下。再后来,勉力读书,才有了如今在高校的职位。很多年中,我一直在想,如果当年没有王老师那句“且去影评”——宋仁宗曾经对柳永说,“且去填词”,大概也是怒其不争吧——如今我会走哪条路。也许,我还会是个文学小青年,但于学问,应该了了。

   这篇文章,感怀于当年王老师的教诲,让我走上了如今的道路,从事着自己喜欢的职业。学问虽苦,也有甘甜,当年的我不爱康德爱刘欢,不学苏深学柳浅,如今,算是终成正果了,感谢王老师多年的栽培,并祝王老师八十寿诞之际,青春常在,风骨永存!

评论

您还没有注册或登录,请登录 后进行回帖或讨论。
相关新闻
暂无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