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大校友网 > 校友分会 > 人文学院分会
欢迎回来!加入校友网   登录
人文学院分会 已有288人
校友回忆王元骧老师系列文章
——忆在先生身边读书的日子
发布:2013-11-01 10:11:03  作者:徐海波  点击:2204

忆在先生身边读书的日子

 

                                                                                             丁宁

 

        1983年,我有幸考入向往已久的杭州大学,师从已是国内著名学者的王元骧先生,成为他的研究生开门弟子之一,自己当时兴奋雀跃的心情可想而知。如今30年过去了,心中依然感念先生的谆谆教诲,感佩先生在治学上的谨严和高度。从为人到学问,我从先生身上学到的东西之多是难以用言辞一一胪陈的。

       记得入学当初,专业还暂时归在蒋祖怡先生的古代文艺理论的名目下。不过,作为先生直接指导的一批研究生,三年里,他给了我们更多感受其学养和直接请益的机会。说实话,做学生的时候,对先生是有敬畏感的,不仅仅是因为先生是当时以及现在都属少见的真学者,多数时间里都在读书、思考和写作,显得比较严肃,而且,更由于自己当时二十多岁而已,学识尚浅,唯恐有负先生的殷切期望。

       先生为我们这些刚刚踏入学术领域的研究生授课,从不马虎。拿出的讲稿可谓字字斟酌过,改的痕迹历历在目。后来,我们才知道,这些一句废话都没有的厚厚讲稿,都是先生用以发表的重要论文的底稿。正是在先生的严谨授课中,我们后来逐渐培养起一种讨论每一命题必须顾及理论背景、论述过程本身以及进一步质疑与批判的习惯。我们虽是晚辈,先生却对我们有时提出的幼稚问题也有鼓励,显出完全平等以待的姿态。从师而闻道,那是当时实实在在的体会。

       先生非常注意让我们接触到学术的前沿状态。我依然记得,入学不久,第一次和导师一起到桂林,参加了一次全国性的理论会议。为让我们明确获得出行的经费,一向不爱有求于人的先生却破例了,一次次地跑到系里去我们据理力争。现在回想起来,仍有感动,因为正是从参加第一次全国性的学术会议起,我们的视野一下子打开了,为我们后来开始自觉用论文发表的标准对待学期作业,打下了一种特殊的基础。我自己在3年的研究生期间发表了6、7篇较有份量和影响的论文,后来又在毕业之后投到北京师范大学黄药眠先生门下读博,应该都是先生鞭策的结果。

       依我的观察和体会,先生自己的学术成就是得益于许多方面的。他在古典文学上下过很多功夫,谈起红学不无发言权。印象中似乎以前也曾教过现代文学,因而发表过鲁迅研究的精彩论文。而他对经典理论文献的用功之深,至少在我看来,国内鲜有人可比。也许,现在的学弟、学妹们不清楚了,先生其实还有许多的业余爱好。譬如,他非常迷恋音乐,拉过小提琴,搜集过不少当时价格不菲的西方古典音乐的录音带,对安格尔所画的音乐魔才帕格尼尼的素描稿可谓情有独钟。我曾看到先生听着从录音机中播放的贝多芬《田园交响乐》时的陶醉情景,尽管他的耳朵已有明显重听的症候。他也喜欢西洋画,比较偏爱的是法国绘画。讲课中屡屡提及德拉克洛瓦、席里柯、库尔贝等人的名字,引得我们课后马上就要去找有关的资料。先生对电影真正是一种痴迷,当时他没有看过的电影几乎没有。如今是网络观影的时代,不知道先生是否还葆有上电影院的雅兴。毕业以后的一个偶然的机会,让我从教育部的一位工作人员那儿知道,先生规正而又遒劲的书法曾经在部里的一些年轻人中颇受欢迎,求字的大有人在。记得读书期间我写过一篇关于黄金分割比的文章,先生知道后颇感兴趣,问了我许多问题,尤其是有关黄金比测试的科学实验方面的资料来源。据一位学妹讲,先生后来对瓷器有爱好,倒不是为了保值增值而淘宝,而是纯粹看好器形的美质而收,所费不多,却有融融乐趣。看来,先生眼下的爱好不是收拢而是有扩展的趋势。也许,正是由于先生喜博览而又爱好广泛,写的文章或专著少有当时意识形态意味过重的问题,而总是洋溢一种人文的情调,视野显得极为开阔,同时,不但不空泛乏味,而且时有令人回味和深思的魅力。

       先生看重学术,但是,并不随意发表。但凡发表的,则都一定是深思熟虑的结果。也许就是从不写应景或敷衍的文章,如今再读先生的文集,依然有深深的启迪。说实话,做学生时,不仅羡慕先生的学识,而且,有时也有意模仿先生的谨严文风,只是并不到位而已。

       先生乐于教学与指导,却从不在学生的论文上署名,尽管他会为学生的论文亲自动手修改,仿佛是面对自己写作的文本一样。我如今也在大学里带若干位研究生,但是,也从不掠美学生的论文,而是每每会为学生的每一点成绩而由衷高兴。细想起来,这种态度和做法其实就是直接向先生学的。这也算是不辱师门吧。

       先生对学生的爱护与提携还体现在更多的细微之处,或许也不一定人人都能做到了。譬如,先生买书有一个习惯,遇上他觉得值得推荐的好书,他就会多买几本。起初,我不太懂为什么要这么做,毕竟当时先生的生活极为简朴,手头也似乎不是太宽裕。后来,才知道先生是为远在杭州以外的学生买的,怕他们在外地无缘好书,于是就自己先掏钱买下来,再跑到邮局,添上邮资寄出。收到过先生如此惠寄书籍的同学,如今手头是否还珍藏这样的赠书?展读的话,该有怎样特殊的感恩啊!

       如今先生仍在江南,我则在北方教书,相隔遥遥,交往自然少了许多。不过,尽管我们平时联系不多,但是,先生每有新著问世,总会托在某一会议上相遇的北大同行捎来,令我有一种先睹为快的享受。而且,让我尤为感念的是,先生捎书的同时,还会再加上一件小礼物,仿佛是对我的一种特殊关爱。所谓“一日为师,终身为父”,洵非虚言矣!

在此,遥祝先生八十华诞身体康健!

 

 

2013年6月17日凌晨草就

评论

您还没有注册或登录,请登录 后进行回帖或讨论。
相关新闻
暂无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