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大校友网 > 校友分会 > 上海浙江大学校友会
欢迎回来!加入校友网   登录
上海浙江大学校友会 已有3451人
穹顶之下,魔都求是人的思与行之三
——浙大人“不看”柴静
发布:2015-03-05 00:34:50  作者:章情  点击:1353

我必须承认,我只是粗略的看了全视频,因为作为同行,我能猜到她接下来讲故事的方式,那些数据和说法,其实都不是新数据,只是换了一种方式用柴静的个人风格讲出来。但我真的喜欢她讲故事的方式,也喜欢她想传递的态度:较真、坚持、勇敢、坚定。

2015年2月的最后一天,也是2015年全国两会前推出空气污染深度调查《穹顶之下》。在调查中,柴静把雾霾比作笼罩在我们所有人头上的一个穹顶。通过数据和图像向我们描述了这个穹顶的形成和发展。

该片一上线,迅速刷屏。到3月1日,点击率将近1亿,且还在持续增长。有评论说,柴静对雾霾的怨恨,叠加了新闻遗憾与狼性母爱。

阳光底下,并无新事。柴静所谈及雾霾危害、形成原因、解决路径等问题,并不新鲜。正如崔永元评价的那样:“《穹顶之下》唯一的作用就是启蒙作用。”

调查,是一个开始。有媒体报道,环保部长陈吉宁表示,她认真地看了柴静纪录片,感谢柴静唤起公众对环境问题的重视。调查,是一个好的开始。

一个具备专业媒体人素养和强烈社会责任感的妈妈,花费1年时间,耗资百万,查找大量翔实资料,寻访多位专家和官员,并到曾经历过中国目前污染现状的多个国家实地探访,一系列看似耸人听闻的数字画面只是为了告诉所有人:你我若再不行动,都会死在雾霾里!

不论这个视频的出发点在何处,它过亿量级的传播,对于提升中国人的环保意识,已然是一个里程碑了。

有人在看“穹顶”,有人在看柴静

可以想见,片子的主角并不是柴静,而是那些在全国各地,被各种无力感笼罩的老百姓和环保局的干部们。柴静只是一个事物呈现的代表者。这部片子带给我们的更多是观点的颠覆。在此之前,人们关于环保的讨论都停留在要发展还是要环保的“二选一”的简单思维上。

而看完纪录片,你会发现一个和以前都不一样的结论:经济发展当然有代价,但是代价不应该这么大;工业化当然会带来污染,但是污染不应该这么严重。从纪录片里就可以看出,在很多方面,我们远远没有做到我们目前的发展水平所能做到的最好,很多设备、技术以及相关的法律法规我们都有,但就是做不到位。从国家到企业,我们的环保意识是极度缺失的。

在看这个片子时愚以为中国还有救,但是看到众多评论后却觉得中国已经完蛋了,你永远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你谈环保的时候他在看生孩子。高龄产妇、抽烟、开大排量车,美国等等关键词充斥。这么用心做的纪录片,很多评论却是集中在对柴静私生活和片子瑕疵的议论上,而不是对雾霾的讨论上。

那些说片子没有触及深层原因的,现在正是你们站出来写长篇深度探讨文章的时候了。那些说片子论据有谬的,现在是你们拿出科学证据让公众知情的时候了。一个席卷全国的热点事件,让严肃的环保讨论得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关注度,这样千载难逢的机会,可以搭顺风车做多少有意义的事情啊,而不是扒人家的私生活。

套用经济学之父斯密的一句话:屠户、酿酒师和面包师是出于他们自利的打算,但他们也因此满足了公益。

环保,浙大早就开始

《穹顶之下》引起浙大上海校友会校友的广泛讨论(以下部分言论就来自这些微信群)。

正如校友范红梅所说:“雾霾这个问题其实这几年一直在的,目前也只会更严重。我们的导师和同学在十几年前就做过很多专项的调查和解决方案,我们都希望穹顶之下的是一片蓝天,而不是雾霾。”

洪钢校友是纷美包装的创始人,看到柴静“穹顶之下”的视频后,他说:“事实上,这是以雾霾为代表的环境污染话题再一次冲击公众的脑袋。为什么要说再呢?从“请环保局长下河游泳”,从“马云说空气污染让我睡不着觉”,近几年来关于环保问题的讨论一次又一次的甚嚣尘上。”

前不久,纷美包装行政总裁毕桦先生荣获2014年环保贡献奖。“为了保证树木在儿子、孙子的一代仍然存在,在我创办纷美包装之初,我就决心一定要信守自己对孩子的承诺,为地球环境的永续发展做一点事情,尽管对于一个创业型的公司而言这很不容易,我们也为此付出了很大的代价,甚至曾经难以为继。但是我们仍然咬牙坚持了下来。事实证明,这份坚持是值得的,是有意义的。”毕桦先生满怀信心地说。环保贡献奖使我们的企业领袖得到更多的关注和褒奖,它表彰了那些有远见的,在人、地球、利益的三方平衡方面取得成效的企业领袖和企业。

解决雾霾绝不仅仅是柴静的个人问题,“穹顶之下”也不应该是短暂的新闻事件。偶然从来不是偶然。2010年,柴静采访中国科学院副院长丁仲礼,就“什么是公平的减排方案”展开激烈交锋。那次是在两会后,这次是在两会前,不出意外,两部视频都火了。丁仲礼院士为发展中国家的人民争取生存权、发展权和联合国的人类千年发展规划是一致的,是以人类利益为出发点的。且不谈交锋的内容和结果,任何对社会发展和人类进步有利的争辩都值得提倡。头发已有些花白的丁仲礼院士,乡音难改,这个年近60岁的中科院院士,说话仍带有浙江口音。作为浙江大学北京校友会会长,在领导中科院灰霾专项、碳专项等科研工作的同时,他将自己的很多精力都倾注在反哺母校和教育上。

丁仲礼院士最主要的一项工作是做自第四纪时期也就是260万年以来气候演化时间序列,这个课题持续了近20年。一个课题做了20年,对于一般人来说是难以想象的事情。但是在科学研究中,很多重要的研究成果都是长期积累的结果。“对于搞基础研究的人来说,很重要的是能耐得住寂寞,不能急功近利,不能只看眼前,要扎扎实实、一步一步往前走。”丁仲礼院士正是这样做的。

如同皇帝的新衣,在多年经济高速发展、物质财富日益提升的状态下,浙大校友,特别是企业家校友们普遍认为我们要有勇气去面对因为粗放经济发展带来的负面问题。有校友认为,这背后的原因之一是国家对环保行业尚没有实质性的重视,治理资金普遍不落实,相关法律不够健全,有关制度执行不力,结果是口号喊得一年比一年响,雾霾却是一年比一年重。治霾,需要法制。

雾霾问题是科技、经济、政治等综合性社会发展的大问题,柴静从来不是解决雾霾的关键人物。柴静与雾霾,后者才是我们每个人的根本问题。如果大众把注意力聚焦到柴静个人身上,将她视为解决雾霾的关键人物,那性质就会变味。雾霾需无数人的共同努力,而不是哪个英雄的一时之勇。

解决雾霾,无数求是人正在努力。浙大人不再看柴静,他们看见了“穹顶”,更想看破“穹顶”。

评论

您还没有注册或登录,请登录 后进行回帖或讨论。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