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大缘,校友情—母校和校友活动相关的回忆- 浙大校友网
您的位置: 苏州校友会 » 交流园地 » 热点话题
    
主题:浙大缘,校友情—母校和校友活动相关的回忆

浙大缘,校友情

—母校和校友活动相关的回忆

感恩包容的浙大

1963年8月16日下午,我收到了浙江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当时的兴奋和喜悦还不时地浮现我的脑海里,处事还算谨慎的我,竟来不及顾及其他同学的感受,一连跑了好几位高中同学家去告及自己的喜讯。此后,我们发现同班中共6名被浙大录取的同学中竟有5名属品学兼优的“可教育好的子女”;当年高考录取的政审最现实一关是考生的家庭成份,凡成份不好的学生统被称为“可教育好的子女”,这是“既讲家庭成份,又讲重在表现”政策的一个内容。后据传,当时浙大的招生很注重这批学生的录取,在浙江省内,凡被其他重点大学招生时因成份不好而忍痛割爱的考生,很大一部分都被浙江大学接受了。在我看来,这一传说应属事实,这也使我首次感受到浙大的包容。后来在重唱浙大校歌“大不自多,海纳江河”等歌词时,又使我切身回味到有幸成为浙大学子缘由于浙大的包容。


水力机械专业的路甬祥

我学习的专业是水力机械,这是我报考浙大时所选择的第一志愿。入校后,了解到当时的刘丹校长在学生中树立了三大红专标兵;当时称之谓又红又专,即属现在的德智体兼备;其中之一就是水机专业59级的学生路甬祥,有如此优秀的学长在我就读的专业,似乎也能证明我选择的正确。若干年后的事实也证明,在路甬祥和该专业众多老师的共同努力下,以水力机械专业为基础发展起来的流体传动和控制学科较早地成为了全国重点学科。

路甬祥是位谦和的学长。当我进入在浙大本部的二年级学习时,他已是留校的青年教师了;由于他不时会来低年级同学的宿舍里走走,也曾多次和大家座谈交流,所以相互之间也颇熟悉。但在我记忆中最深刻的一次和他面对面的交流,那是在1966年8月20日的傍晚;当时已是文革时期,随着毛泽东主席8月18日在天安门广场接见红卫兵,浙大学生中已涌现要进京见毛主席的热潮,我报名参加了浙大赴京长征队;当时的浙大大操场上正进行着一场应该不应该去北京见毛主席的辩论。路甬祥作为同专业的老师找到我这个跃跃欲试的学弟进行着耐心的劝说,他言之恳切有情,我却视之为没有闯劲;这次思想的交流并没有阻止住我赴京的步伐。此后的三年多时间里,我俩在校园里见面甚少,但传闻中的他是一个对文革运动并不热心的人。文革结束后,我从传媒间或能见闻一些路甬祥攀登科研高峰的事迹,至今他已是一个为国家贡献多多的科学家和教育家。回忆40多年前的那一次交谈,应该也能引证年轻时的他就是一个冷静和睿智的优秀浙大学子。

我报考的专业是水力机械,不久即增称为水力机械和液压传动,由于在大学的前二年多时间里学到的主要是基础课程,经历文革停课后,专业课程仅在复课闹革命(当时是这样称谓的,意在复课不能影响闹革命)后断断续续地教授的,所学知识缺口较大,所以毕业时校方将本专业和内燃机专业的毕业生统称为动力机械专业毕业生。我因得肺结核,后又因用药不当影响了肝功能,故比同届同学晚一年离校,于1969年底被重新分配到浙江丽水,当了一名汽车修理工,从事汽车发动机的维修。就当时而言,已算是专业对口的分配了。

军训、社教和文革

63年进校的学生都先后经历了学生当兵参加军事训练(简称军训)、社会主义教育运动(简称社教)和文化大革命(简称文革)。

我是在校参加军训的,那是1965年暑假期间,带领我们军训的是从舟山群岛驻军中抽调来的一批军训骨干。我们班的男同学被分成二个班,我被任命为其中一个班的副班长,协助由解放军战士担任的班长。历时一个多月的军训对培养大学生的吃苦耐劳精神和增强组织纪律性确有帮助。当年秋末冬初,2000余名浙大师生被陆续派往浙江各地参加农村的社会主义教育运动,我去的地方是宁波市镇海县河头公社应家大队;作为和贫下中农同吃同住同劳动的社教工作组成员,经历了7个月左右的学习和工作,我感到深受其益的是对农村和农民有了一次较深层次的了解。

结束社教工作回校后不久,北京大学出现了炮轰党委的大字报,随后以此为标志的文革运动在全国逐步铺开,浙大的学习秩序也开始被打乱。1966年的下半年和1967年的几乎全年,浙大都是处于停课状态;此后开始的复课,由于受文革大环境的影响,校园里始终蔓延着派性躁动的氛围,其教育效果是可想而知的。所以,我们这些文革期间的在校学生最大的损失就是由此造成的知识的缺失。文革期间,很多人都会有一些难忘的故事,无论其对人对己或对社会,或有损或得益,只要是在校就读期间发生的,自然地会增加一份对母校的回忆。

爱人支持我当会长

1975年4月,因照顾爱人关系。我从浙江丽水调到江苏苏州市汽车配件公司工作。此后在党的知识分子政策落实进程中,按当时革命化、知识化和年轻化的要求。我被逐步培养和提拔为该公司经理。上世纪80年代中期,为适应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的转轨,我所在的苏州物资系统开始组建物资贸易中心和建设与之相配套的苏州市胥城大厦,我有幸被调派负责筹建和管理。苏州的物资流通体制改革是全国物资系统的一面旗帜,因苏州市、江苏省以至国家物资部推荐,党中央和国务院的领导赵紫阳、宋平、江泽民、李鹏、朱镕基和李岚清等都曾亲临视察指导。上世纪90年代初,我所在的企业改制成立苏州物资贸易中心股份有限公司,并成为苏州的第一家上市企业,其股票“苏物贸”在深圳正式上市。当时我是该公司唯一的副总经理,所以工作一直颇为繁忙。

1989年5月,浙江大学校友总会在韩桢祥校长主持下成立,受其鼓舞,苏州的浙大校友积极行动,并于当年12月份成立了浙大苏州校友会。在此前后的相当一段时间,我虽关注、支持在苏的浙大校友活动,但参与的时间相对不多。当时浙大苏州校友会的组织工作主要有苏州市机械局总工程师毛振瑰学长牵头,凡了解毛总为人的浙大校友都十分敬重和支持他的工作,我爱人吴嫣华就是其中之一,她经常拉我参加校友会活动,提醒我为校友会多作帮助和贡献;1993年浙大苏州校友会吴思齐会长奉调离苏时,推荐我接任,在我犹豫不决时,也是她支持我接棒。吴嫣华不仅是一个校友活动的积极参与者,而且由于她的细致和热情,在我主持校友会工作期间给与了很多的建议和帮助。2008年在黄山举行的浙江大学全球各地校友会会长会议上,我荣获了浙江大学校友工作突出贡献奖后,我曾特意向她表示感谢,感谢她十多年来对我工作的帮助和支持。回忆往事,确应如此。

受聘首届竺可桢教育基金会理事

1994年初,母校的顾伟康、黄达人二位副校长受路甬祥校长委托,在校友总会专职副秘书长杨达寿老师的陪同下专程到苏州看望苏州校友,并宣传了母校正在筹建竺可桢教育基金会的目的、意义,提出了不计多少重在参与的创办方针。二位领导的造访激发了我对母校反哺的责任感。“母校在召唤,我们应努力”我视之为责无旁贷。当年对教育的资助远不及现今这样地为社会所认同,但经我一番宣传和动员,终于筹措到20,000元;我们及时汇捐给母校,参与了浙大竺可桢教育基金会的创建。此后不久,我接到了该基金会执行秘书朱宝禄老师的来电,邀请我参加该基金会的成立大会;在赴会前,我又收到了路甬祥校长亲签的邀请函,会上我竟意外地受聘为该基金会首届理事。我为母校所作贡献实在有限,能获得如此荣誉却够我终身感受,我一直珍藏着理事聘书和会议纪念品,作为我心仪母校的信物和永久的回忆。

路甬祥校长在会议期间握着我的手告诉我,他已接到奉调中国科学院工作的通知,但他仍是浙大的教授和博导;他希望我今后能继续为浙大的发展多尽一份力量……。这一临别赠言至今仍不时提醒着我,这些年来我积极参与母校的校友活动也可算是付之实践的具体行动吧!

筹建新浙江大学苏州校友会的始末

四校合并后的新浙江大学校友总会成立于2000年初,参会的毛振瑰学长和我返苏后就着手寻找原杭州大学、浙江医科大学和浙江农业大学的苏州校友,与他们共商建立新浙江大学苏州校友会。浙医大62届医疗系的吴蠡荪、杭大65届政教系的郦关龙和浙农大70届农机系的沈立帆首先加入了筹建队伍;我们与他们又通过多种渠道共同挖掘在苏州毕业于上述三校的校友资源,建立了近百名新浙大的校友信息;在此基础上,我们成立了新浙江大学苏州校友会筹备组,我主动承担了筹备组长的责任。我于2003年参加了母校的地方校友会工作经验交流会,2005年末,我又会同朱巍校友赴杭参加了校友总会常务理事、地方校友会负责人会议;在这二次凝聚各地校友会活动力量的会议期间,我们聆听和心领了母校对推进各地校友活动的关切和期望,神会了参会各地校友会开展活动的经验和体会。在筹备组开展工作的五年时间里,我们曾四次召集在苏的新浙大校友,传达母校发展和校友活动信息,筹划组建新浙大校友会的组织机构和人事安排。2005年夏,我还专程赴京参加北京校友会在全国政协礼堂举行的年会,从中也得到了组织校友活动和召开较大型会议的启迪。

由于浙大苏州校友会在上世纪成立之初,已在苏州进行了社会团体的注册,所以我们将新浙大苏州校友会的成立定义为浙大苏州校友会的换届;另又适逢本会成立20周年,故又冠以庆贺浙大苏州校友会成立二十周年,大家都想把会议开得热烈和隆重。

作为1946年出生的我,届时年将60,在我的坚持下,筹备组内已同意我退出校友会工作班子。在大家共同拟定新工作班子建议名单后,我们又共同研定了议程和相关活动的组织安排;并由我出面邀请母校领导和校友总会工作班子参会指导。我在征得总会同意的情况下,将原浙大校友总会工作的实际负责人杨达寿老师也请到了苏州,还邀请了苏州周边的部分校友会负责人。

2006年元月22日,在装饰一新的胥城大厦会议宫隆重举行了新浙江大学苏州校友会成立大会。会议上,除老新会长和工作班子的工作交接外,浙大常务副校长倪明江到会祝贺并介绍母校近况和在苏工作的薛鸣球院士的语重心长的发言,使现场的浙大学子倍受鼓舞,作为胥城大厦的上级领导—苏州创元集团王自德总经理对浙大苏州校友活动的支持,更增添了校友会新的工作班子的工作信心。

新成立的苏州校友会工作班子,既涵盖了新浙大合并前的四校代表,又体现了新老相接,年轻化的趋势。在筹备组和众多参与校友的共同努力下,这次团结热情且充满活力的大会,为在苏州的浙大校友活动又启动了一个良好的开端。

苏州市胥城大厦和朱巍

上世纪80年代,浙江大学苏州校友会成立后的前几年里,活动地点几经变迁,最后相对固定在了胥城大厦,其缘由固然因我在那里工作多年,从而有群体活动所需资源可用外,胥城大厦的设施配套较为齐全和价格适宜且鲜亮可口的餐饮服务也是一个关键因素。1995年我工作调离了胥城大厦,当时的朱巍校友已担任副总经理,另又因新建的苏州市委市府大楼就在附近,胥城大厦的区域优势更为明显;若干年后,朱巍校友主政胥城大厦,并以胥城大厦为基地逐步创建和发展成为具有中国苏州特色的连锁酒店——书香世家酒店集团,目前这一正趋辉煌的企业集团,其创业经历也曾遇困难和曲折。但朱巍在繁忙的工作间隙,始终没有忘怀感恩母校,对浙大苏州校友会工作的支持更是持之以恒。

2003年,我和毛振瑰学长相商,拟推荐朱巍接任新浙大苏州校友会会长,我们在和朱巍交换意见时,他坦诚地诉说了接任胥城大厦总经理不久的压力,他真情地希望我继任会长,他愿当秘书长相辅。2004年末,筹备组内思想渐趋统一,同意动员朱巍校友担任新一任会长。我请了首任会长吴思齐和时任苏州大学副校长的朱秀林校友一起做工作,朱巍身感学长们盛情难却的期待实难推托的情况下,提议有一个渐进的过程。于是2005年成了我和他为校友工作研究商量最频繁的一年。在研究换届后的工作时,他提出了要在毛振瑰学长曾经坚持一年一期的校友活动简报基础上,办一份浙大苏州校友会刊,并希望我能帮助他牵好这个头;我理解他以此增强凝聚力的用意,同意在他新任会长任期内主编该份会刊。

朱巍是个极其认真负责的人,2005年12月在参加校友总会地方校友会负责人会议期间,了解到浙大校友活动基金准备启动,他和我商量应该积极参与;返苏后经新一届苏州校友会工作班子研究和动员,28位校友参与出资共6万元,在2006年5月21日召开的校友总会第二届校友代表大会上,该活动基金正式启动,苏州校友会的这笔捐赠成了全校第一笔以地方校友会名义的捐赠。

2009年校友总会推出“我爱浙大”校友年度捐赠计划,以增加校友对母校的认同感和参与感。苏州校友会积极响应并发动苏州校友积极参与,在此后二年多时间里,共有近400名次校友,共出资45,000余元汇入母校“我爱浙大”专用帐户。在2011年5月下旬的校友总会第三届校友代表大会上,贵州校友会倡议向浙大第二故乡——湄潭的爱心助学活动“西迁情、求是心”捐款。在朱巍的带领下,共有11位苏州校友共捐资6万元汇入校友总会的共管帐户供该助学活动统筹使用。

综前所述的返哺和捐赠,与李摩西学长的创意助建校友活动中心捐款和段永平校友的3000万美金等额配比捐赠相较,会显得很有限,但就有较多校友参与并持续而言,应该是颇具特色的。

苏州校友会的新一届工作班子在朱巍会长的带领下,持续以浙大为光荣、为浙大争光荣的活动宗旨,2007年以热烈隆重的会议和声情并茂的校友演出活动扩大和深化了母校在苏州的优良声誉;几年来,苏州校友会积极参与校友总会和各地校友会的联谊活动,并通过先后建立青年、经济、老年三个分会以推进校友活动的丰富多彩和常态化;为推动母校和苏州市的合作更是不懈努力。遵循校友总会提出的服务校友、服务母校、服务社会的活动目标,浙大苏州校友会还将持续地不断实践和创新。

更值得一提的是在校友总会支持下,朱巍积极参与了浙大校友酒店俱乐部的创建,并在其发展和壮大过程中起到了不可或缺的作用。

曾记得日前和几位学长谈及校友活动时,苏州校友会的首任会长吴思齐不无感慨地跟我讲“志华啊,苏州校友会的工作,你干得比我好,而现在朱巍干得更好!”前半句吴学长是谦虚,后半句却很真实,我更为之高兴。

分享到:
您还没有注册或登录,请登录 后进行回帖或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