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学会发言- 浙大校友网
您的位置: 无锡校友会 » 交流园地 » 舞文弄墨(无锡浙大人)
    
主题:同学会发言

                        毕业六十周年同学会发言           王巨榛 2015.11.15

各位同窗朋友:大家好!

       时间过得真快,我们六乙班毕业,已经整整60年了,正好一个甲子。

       当年,母校叫“九小”,坐落在瓦市巷,与菜市场为邻,环境有点脏乱差,但是教学质量不错,而且不断上升,现在,瓦市小学成家乡一流的百年名校,我们都希望自己的儿孙也能进入母校学习。

       那时候,我们几岁十来岁,穿着布衣布鞋,斜背阿妈缝的布书包,从学校附近的解放北路、仓桥街、永宁巷、百里西路、黄府巷、上岸街、大简巷、招贤巷、瓦市殿巷、马槽头、小简巷、信河街、朔门屯前、李家村、打绳巷、宴公殿巷、杨柳巷、天窗巷、康乐坊、七枫巷、三官殿巷、花柳塘和百里坊,穿巷过街,一路走到学校。一律步行不说,有时还得冒着大太阳,撑着油纸伞。

       上学去,我们往往会呼朋唤友一起走。调皮的,路上还要打打闹闹,留意地上,捡捡“柿娘儿”“糖儿纸”“香烟壳”。放学,要排队,与对面学校队伍相遇,免不了要相互攻击齐喊:“九小(艺文)破学堂,校长当门房”。当然,女同学要斯文多了。男女同学之间呢,封建隔膜,碰见也是偏过头管自走。

       见了老师,我们会规矩点,含含糊糊招呼一声“先生”。当年的老师真好,穿着朴素,甚至也打布丁,但是特别敬业,一心想把书教好,不生心思另办辅导班赚外快。班主任还会登门做家访,家长恭敬老师,倒杯开水让个座就可以,绝不会送礼递红包。与当今坏风气一比,我们对母校的老师就特别有感情!

       班主任是年年换,依次是张玉莲、林绵、陈国芳、仇岩、吴珠英和张杨业先生,为了带好几十个“童子佬儿”,他们像我们的父母一样,不知付出了多少心血!课任老师也个个敬业:唱游范克荣,弹着风琴伴奏“拔萝卜”开发孩子的音乐细胞;算术夏兰英,抓紧教懂就压低嗓音讲“秃秃大王”故事启迪孩子的是非观;自然陈筱琴,一句“放学捡石头去”的话让我们亲近了大自然;还有大队辅导员周序昌,和蔼可亲以至于可欺——一个星期天落雨,我们几个班干部硬是拖着他,一起冒雨走到护国寺野炊烧芥菜饭!

       六年小学,为我们一生奠定了品行和学业基础,后来继续发展,各有出息。本来我想举例讲一些同窗做工办厂、升学深造的创业成就,可是向在温州的同窗征集资料时,颇有贡献的人却提醒我:同学会不宜谈这些,于是都省略了。但我心目中,同窗们具有的温州人敢闯有为精神,让我心悦诚服地佩服。

       不评功摆好,我们就谈谈同学会的组织活动过程吧。1955年毕业时,我们年龄小,勿知勿觉。到了1961年春节,才有首次聚会,28位拍了合影。我独在异乡就一直带着。1994年2月,柏林到无锡寻到我,我们对照合影交流同窗情况,并强烈希望寻到更多师友的下落。2000年教师节,借温州侨乡报“留言板”,我找到了陈筱琴先生(在西安);2002年教师节,12位同学相约,登门看望刚刚找到的陈国芳先生,家驹请客聚餐于龟湖饭店,席间,大家纷纷提议组织同学会。后来,松生还提供了宝贵的毕业同学录。

       12月14日,在家驹家成立了筹备组,家驹被推举为会长,松生、柏林、玲玲、芳芳和我分工协助。当时已找到40位同学和8位老师。会后,季刚、云虎、正霞、顺海、美英和曼华积极参加,一起分发了通讯录和通知《加强联系重建集体》。12月26日,温州都市报刊出报道《难得盛世再相聚》。2003年1月18日在海坛山举行了第一次同学会活动,请到林绵和陈国芳两位班主任,现任校长杨素琴和两位在读小校友。接着,借都市报和欧华时报联办的“拜年使者”活动,从意大利找到了班里最小的同学周素琴。2003年一年里,各位同学先后接到了同学会写寄的贺生日明信片,感到分外温暖。

       2005年教师节前夕,通过温州晚报,寻到了为学生献过血的班主任吴珠英先生(在上海)。教师节那天,在江心屿举行了第二次同学会活动,纪念毕业50周年。那天请到当年校长颜贻淦、教导主任沈益芬和班主任林绵三位先生,到了46位学友。其中有法籍华人朱景勇,他近年回国在山东办厂,那次是专程乘飞机赶到的。2012年10月12日,瓦市小学百年校庆,我们班上午在墨池公园聚会,下午到市体育馆参加了盛大的全校庆祝活动。今天的毕业60周年同学会,很想请到阿勇,我多次打去电话,都不通,大概他回巴黎了。前天,巴黎发生恐袭事件,全球震惊,我们衷心祈愿阿勇一家和所有华人平平安安!

       同学会成立以来,大小活动不断,我们的晚年生活因此丰富多彩。回顾历史,我们衷心感谢会长黄家驹同学,是他领导有方,出力最多。其实,家驹不幸患癌症多年,但是他向来心态达观。今年二月初,我们去看望他时,他坦然地说:“我们再聚三次。”后来他到杭州看病,我担心凶多吉少,5月7日,我写了一封信对他作了中肯的评价。不料,信还没有发出,人已经走了!校友会成立以来,去世的老师有陈国芳、周序昌2位,同学有章立农、陈永康、吴志文、金保弟、金可乐和黄家驹等6位。

       我们在座的,都七十出头了,大家有幸健在,又遇上中国最清明、最富强的好时候,让我们互相勉励,多多保重,过好晚年,少给儿女添麻烦,多给家庭增加天伦之乐,是的,“最美不过夕阳红!”

分享到:
作者在 2015-11-25 20:41:04 做了修改
这家伙真懒,什么都没填写...
您还没有注册或登录,请登录 后进行回帖或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