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七年前的元旦一天- 浙大校友网
您的位置: 无锡校友会 » 交流园地 » 舞文弄墨(无锡浙大人)
    
主题:五十七年前的元旦一天

                 五十七年前的元旦一天          王巨榛 2015.11.24 整理

       1959年1月1日  星期四  阴-雨,晚止

       今天是一九五九年了。为了今后能够详细回忆这一天,是怎样过的,我特地采用流水账的方式,把今天的活动从头到尾详加叙述。记日记的体裁,本来是各按各的喜欢,我用流水账来记也无妨吧。

      近日连夜苦战(注:班委会交我编辑元旦特刊,忙了三天。刊头:崇南;插图:宪忠祖良成福;抄写:知生碎凤。部分题目加注拼音字母),今早迟起。朦胧中听到叫我,尖起耳朵一听,有夏崇南话声,即拉过桌上衣裤紧穿,把他们迎进堂儿间。李知生怕生,仍旧站在院子,他表弟更“细”,躲门外不肯进。

      我到厨房擦脸,母亲叫我“吃了再去”,又说“我也要出去了”。我想,吃了再走,太怠慢同学了,想上街随机买点东西充饥吧,可是也要给母亲一个回答啊。不吃母亲不会答应,说谎也不行。突然灵机一动,心想,到街上买吃的也算“吃了再去”吧,就这样自我辩护着,克服两难顾虑与他们走掉了。

       街上人非常挤。我最不喜欢逛街浪费时间,对崇南说:“在街上逛有什么意思,你看看我的脸,我看看你的脸。”我有点不耐烦起来,到了县前巷口,我提议弯进巷弄到中山公园或者山上玩。

      经过解放电影院,我趋近看今天的电影安排。因为昨晚母亲递给我一张大姐送的电影票,今晚6点,还不知道片名呢。看到了,是《徐秋影案件》。我还看见陈久波、藤成俊挤在窗口买电影票。他们买好票,是九点多的一场,离电影开场还有半个多小时,大家走到路边看壁画,一共四幅,是本校壁画组临摹的,大家评论了一番。中途,叶曼济先生走过向崇南打招呼,我们也回头叫“叶先生”。

       到一个菜场,我在小店买了一个甜米饼,要五分钱?真贵,我递过去五分的硬币。一路嚼着,心里想,在路上吃多不礼貌,但是肚子饿呀,何况温州人都没遵守这个礼貌,还是讲实际点好。

       报栏前看温州日报:去年温州产铁两千多吨、钢几百吨(注:1958.12.27日记:全国工农业齐跃进:钢铁同比翻一番,将达1100万吨,煤产量提前14年超英国;粮棉俱增一倍多,粮7500亿斤、棉6700万担,世界第一)。上华盖山,我们不登台阶,而是“出格”地沿旁边斜坡上。到山坪,议论工农兵塑像。右转,在交叉口触景生情,我回忆童年,说起两件趣事——雨中沟里筑堤坝、黄泥堆当滑梯滑。

        在大观亭登高远望,接着参观“少年之家”。红色的民族建筑形式,我和崇南的意见都是“好是很好,可惜太小了”。一群少年在打乒乓球,有个大人做指导;在阅览室和后面空地,许多少年在专心看连环画;游艺室里,一张桌上点着四五支蜡烛,少年们排着队,很有次序地进行着节日游戏。

       下山,进对面中山公园,有一队“滚龙”在舞着,是“农专”的。池边,杭州动物园活动小组在展出动物,人特别挤。看过腊梅,去积谷山玩,这时下起了毛毛雨,就回家转。在公园门口发生了分歧,知生要右转,说是到东门近些,要阿南也从那边过,阿南不听他的,于是就我们两人从大街走回家。

       途中,遇原少先队辅导员郑爱芬(注:高中学长郑爱芬和范玉香,曾担任我们初中丙班辅导员)。她去年是高三学生,今年留校当老师了,她和两个大概也是女教师的一起走。我还没有叫她,她反而先来招呼我了。我应答时,让叫熟了的“辅导员”三字溜了出来,而没有叫她“先生”。

       回到家,中饭前后抓紧做作业,把几何、代数、物理、化学都做完了。只是物理题中解一个数的开方,有点生疏,暂留,晚上去问问同学。与表弟打乒乓球,输了。门外进来一农妇,轻声问鸡卵要不要。黑市?我诘问她:“你怎么不把卵卖给合作社?”她慌了,连邻居大妈问她卵价也未回答,就匆忙溜了。

       給姨母写信,打好了草稿。突然我想起,今晚电影一个人看没意思,学校又有文娱会演,不想去看电影了。电影票先后让给巨椿、母亲、二婶,他们都不要,便让巨椿去退了票。离吃晚饭还有十几分钟,我去隔壁夫爷家借了本《旅行家》杂志翻阅。忽然,堂儿间传来桌上放盘碗竹筷的声音,它告诉我要吃晚饭了。我迅速吃完饭,擦了擦嘴巴,套上棉大衣出去,母亲在身后叮咛我“早些回来”。 

      路过市人民委员会(注:现为墨池公园。11.15,我们瓦市小学六乙班毕业60 周年,33位在此聚会),见搭着牌楼,亮着几十盏装饰电灯。到校,找到任世槐,请他解析开方的做法,再看了会墙报,然后到礼堂看会演。四五个班级演出十几个节目:话剧有四五个,舞蹈、说唱、相声、民乐合奏,都很好。

      本班节目:马大观和丁善福讲推广普通话的相声;林碎凤、马歌心、方筱筱、滕小斐、王小霞和胡笑春跳《炼焦舞》(注:开学先劳动,本班筑窑炼焦炭,9.15-11.28),炼焦舞效果,比预计的好得多。

      回家路上,肚子饿,和任世槐、薛克刚买了馒头吃。世槐要寄信,他们陪我走到华侨旅馆前。我左拐招贤巷进去,嘴上轻声唱着“蓝蓝的天上白云飘,白云下面马儿跑,鞭儿挥动向四方……。”回到家,即记下今天的长篇流水账。(注:从1955.10.5开始,我记日记坚持60年了,写到138册,收获多多)

 

分享到:
作者在 2015-11-25 21:27:11 做了修改
这家伙真懒,什么都没填写...
您还没有注册或登录,请登录 后进行回帖或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