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台风抗淹记- 浙大校友网
您的位置: 无锡校友会 » 交流园地 » 舞文弄墨(无锡浙大人)
    
主题:“海棠”台风抗淹记

                                                 “海棠”台风抗淹记                               王巨榛 2016.7.4整理打印

                          2005年7月18日(农历乙酉年六月十三,周一)

    预告:今年5号台风“海棠”将至。今天抓紧去《年鉴》,拟处理积累的待校稿。一份也没有。

    傍晚,搭小白的车回来。下车时已是风风雨雨,浓云在天上疾驰,但还可以撑伞行路。我努力走到商报社食堂吃饭。饭后经菜市场走回,顺便买了鸡蛋、小半只卤鸡、一个馒头。

    和平岁月:17:00  中日女排赛,我队以3:0完胜。惜先头两场未赢,总成绩只得殿军。女排在成长,有陈忠和,我们还是有信心的; 19:05 华来短信:现宿松潘,黄龙门票200元。明天骑马进山。 晚上,风雨大了。打电话问候龙港亲家、母校老师等。

                                    7月19日

    晨起,风雨大作,“海棠”从台海“进攻”大陆。

    五点过,发短信叮嘱几位亲友:“台风驾到,安然无恙吗?请勿外出。”5:09即收金莲复“谢谢”。

开出南面院子门,一看,东邻枇杷树的主干折断,搭在我们晾衣架上。满院是吹落的树叶、楼上的零星脏物。见短墙上有花盆被邻居勤俭搬到地,我把自己家的几盆也搬下来。勤俭说我们有块板打烂了她家一只花盆,我看明白,这块板不是我们的,估计是楼上吹下来的。

收华一周前从成都发的两张明信片,他们住军转大厦。11日写:晚上去市中心“龙抄手”吃传统食品,一次吃不了;12日写:游塔山公园、望江楼、杜甫草堂。

    八点多,王进来电问安,我安慰说“没事”。上下午都电询龙港。龙港近福建(台风登陆点),风雨当大一些,但听爱青和她二嫂说“无碍”。还说舟舟吵着要出去玩,现在哪里能出去!
    16:30  想外出取报,信报箱钉在外墙上,沿墙根过去没几步,但路上积水已深,过不去。我测了,朝西的前门地面水高13厘米。曾想到用电饭煲煮饭,觉得尚早,拖了一下。再想煮,电没有了!怪自己想不周到。找出两盏应急灯,小的无电了,也怪自己没有想到先充电。

    18:00  再以木条测水,发现一个半小时水涨6厘米,积水深19厘米了,离室内地面也是19厘米。

    19:00  再测,水深27厘米,啊,一小时涨了8厘米!想起勤俭讲过,90年代一次11号台风,室内水漫到11厘米,估计今晚问题严重了,赶快把低处的东西往高处挪。电脑的主机和音箱搬到电脑桌上;鞋盒搬到床上;书房地上和低处的书和资料往书架、椅子放;阳台间的杂书也往桌面放。

    天黑了,没有电,凭应急灯,我一次次开门,照看前门阶前和后面院子的水情。院子的泄水洞不起作用了。八点多一看,前门水已涨到楼梯口,离室内就只差一个两三厘米高的小台阶了。

    想到打防汛部门电话求援。商报上只有抢修水电号码,打去,说是不归属他们管;打市长热线“12345”多次,一直听机答“占线”。不再报告,就无希望,于是又毅然打“110”。但对方并不着急,以无奈的口气说“到处都是水淹”。于是只得作罢,放弃电话求援了。

    19:22  阿白从杭州来电关心。他交代说:阿放这房子,以前就有过水淹室内的,还嘱我有事找他家。龙港爱青父女相继来电,我把水淹危情通报爱青,但嘱她勿转告上海,以免徒增担心。八点多,珊来电,我未透露水情,但是无意中漏了一句:“打市长电话也没有人接”,她警觉地问:“为什么打市长电话?”我笑了笑未答。估计她以为是我向来“爱管闲事”,未加计较,被我含糊过去了。

    雨声仍紧,水情在涨,我又一次检查房间,要设法填高床和洗衣机!家具庞大,操作困难,一个人勉强手脚并用,胸腹抵住,发力腾挪,一次提高一角,总算把几个铝碗塞入床脚机底,铝碗都压瘪了。

    想到中国年年闹水灾,灾民的日子可见一斑。这次让我心焦的情况,其实比许多灾民碰到的要轻,但是也够烦了。一会儿躺下,一会儿起来,还是在年鉴办公纸上继续记录吧,。记到现在,九点三刻,雨势小了点,但愿今晚水不会漫进屋!但愿我之外的市民、乡民、民工们能过个平安夜。

    21:50  测后门院子水面,离阳台间有5厘米!阳台间与卧室之间仅有高1厘米的台阶!共余6厘米,看来水会很快漫上来。雨声仍然较大,雨水不断倒下来,排水速度跟不上!

    作好准备,去经历许多灾民早已经历过的不眠之夜吧。

    22:35  前门外,水已漫进楼梯口,在台阶上流淌,落叶随水漂进来(曾担心蜈蚣类的毒虫也避水进屋)。今晚室内进水是躲不过了!

    一晚上门开门关,蚊子溜进。躺在床上,听到嗡嗡声,一拍脖脸就是一只,灭了五六只之多(平时如有也就一只罢了)。曾换上电热蚊香的新药片,插上插头,未亮,这才想到停电了。

    22:45  开院门测水深:离室内台阶4.5厘米。水的涨速放慢了,但雨势不见减弱。

    24:00  后院水面离室内地面3厘米,雨仍然大!蚊子扰眠,起来发现墙上有一只,以蚊拍击之,中。此前喷过灭虫灵,不灵。来电有电视就好了,可以随时看台风的报道,心中有数。

                                           7月20日

    0:50   雨小多了,屋檐滴水叮咚,听去,比哗哗水声舒缓多了。希望今晚保持如此雨情,避免水漫屋内的窘境,谢谢天公!

    应急灯,你是今夜伴我的最好朋友。没有你,我就只能在黑暗中摸索;有了你,可以做事可以记事。有应急灯应对,风雨之夜,就容易多了。这盏战备应急灯是奖品,功能颇多,主要还在于充电后经久不衰。上有红字“奖给二〇〇三年度国防教育先进个人  温州市国防教育委员会二〇〇四年二月”。

    1:00  雨声又紧了,淅淅,淅淅。就着应急灯,随手翻了几本书(原置于书架下格,今晚搬出外堆),有南怀瑾著《历史的经验》、千家驹郭彦岗合著《中国货币史纲要》和《当代青年散文诗12家》。

    5:00  晨醒,雨声歇了,大喜。去院子扫了扫水。出后院大门,马路上水退了,但窨井盖处积着水。

    前门测量,水深33厘米,离开楼梯口5厘米了,让人松了口气,但路上仍然像“一片汪洋”包围着楼。虑及湿疹之脚不能泡脏水,未去信箱看看有无昨天的晚报。

    5:21  雨声又紧了,不过天已蒙蒙亮,心理上就安定多了。听到空中飞机声,意识到航线又通了。见昨天20:07短信,是郁文母亲的报安复信。安珊打来电话,我这才告诉她昨晚抗台防淹的实情。

    7:50  接杭州宪漳短信“一切都好吗?”八点多有王进短信,当时我正在协助勤俭冲洗楼梯,未及时复,紧接着他又打来电话,挂念之情可见一斑。

    楼外路上水满,难以外出。电视开不了,报纸更重要。我急于要了解温州受灾的实况,冒感染之险涉水去开信箱,无报!九十点钟,勤俭取报时捎来日报和都市报,急急翻阅一遍。昨天平阳、苍南有些告急,遇难1人,受灾人口达370万!市区淹水的有广场路、江滨西路等多处。

    下午,水退了,打扫了楼前路上的淤泥。

    16:30  珊来电关心,我告仍然未来电,晚上拟到附近老同学(高三甲班)家拜访并充电。

    17:25  屋内突然光明,来电了!平时有电不知不觉,停电让人发现许多事离不开电啊。一时我不知抢哪件事先做。想到吃顿饭,即淘米(安珊米买多了,已生虫,多洗洗),放电饭煲烧。又把电蚊香插上,给手机和应急灯充电。拿到昨今两天的晚报,抓紧看报。

    18:20  来电后开电视,无图像。问勤俭,他们家也没有。刚刚再开,终于有了!

    与珊互发短信。19:00 榛:已来电,电视也可看了。雨时大时小,我不外出了。  19:09 珊:好,尽量少外出。进儿已回来了,正在啃鸭爪。你吃了吧    榛:来电煮饭,咸蛋腐乳下饭真好吃    19:27 珊:你好可怜!看了心里不舒服,这样下去总不是个事呀,唉    榛:还可以的。只是存米有点发霉。

    (注:7.23日记:大太阳天,晒霉。检查衣物,衣服尚可,鞋子霉得厉害。凡是皮件,全长霉点!拿刷子去刷,刷毛纷纷脱落。原来,刷子放在水泥台上,日晒雨淋也坏了。将衣物大搬院子挂起摆起。     
    2005.7.19 16:40—7.20 5:00,垟儿路宅,前门、后门水情示意图:(略)

分享到:
这家伙真懒,什么都没填写...
您还没有注册或登录,请登录 后进行回帖或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