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待外卖- 浙大校友网
您的位置: 无锡校友会 » 交流园地 » 舞文弄墨(无锡浙大人)
    
主题:等待外卖

                                                        接待外卖                                                         王巨榛2016.7.25

       今天天气大热,儿子上班,孙子与我留家。儿子出门前仔细交代:爸,今天就不要出去了,舟舟篮球课也不去了,你们在家好好保养,空调要舍得开啊!绿豆汤在冰箱里。

      十点过,儿子来电话说:我今天试行远程订餐,网上向“老佟家”要了两碗面两个肉夹馍,已经付了钱,送到收下就行,但是时间可能比较晚。儿子真周到!

      入夏以来,天气越来越热,今天特别热,我早早地关好门窗,把热浪挡在楼外。透过窗玻璃看室外,阳光灼灼,鹅掌楸本来平展的叶子两侧下挂,显得无精打采。似乎看得到林间蒸汽,腾腾地直往上冒。阳台闷热,我把迷迭香花盆搬进客厅。

      联想到外卖员整天在外奔波,该有多么艰难呵,仿佛看到他们汗流浃背的样子,恻隐之心骤起。我准备好凉茶、扇子、湿毛巾,摆在门厅鞋柜上。

      手机响,是外卖员,他焦急地说:“对不起,车胎爆了,我要过20分钟才能过来。”我连忙安慰他:我不等着吃,你路上已经够辛苦了,天太热了,慢慢来。

     手机再次响,我以为是外卖员的。不是,是一位园艺师托人送我一箱葡萄,朋友让我过去取。没办法,我要出去一趟,好在路不远。我穿好衬衣戴上遮阳帽,临行向孙子再三交代:如果外卖来了,你一定要按我意思说一句“辛苦了”,抓紧让他揩脸喝水,扇子就送給他。舟舟点头应承。

      我骑自行车出去,沿方庙路拐到方桥老街,匆匆取物后骑回。经楼下,我停住车,先大声仰问:“舟舟,来了没有?”舟舟答:“爷爷,还没有来。”

      到车库放好车,上楼进门,舟舟按家规等在门厅,他接过纸箱放妥。我迫不及待地换鞋、脱衣、冲凉。切身体会到“赤日炎炎似火烧”的味道,我对外卖员的怜惜心又加了一层。进书房找出文章  《麻烦你了》,在页尾写下:“外卖员同志,辛苦了!今天大热,请你路上保重,不要中暑!”

      尚未写完,12点1刻,楼道门铃终于响了,我三下涂完字,随即去揿“开锁”键。并开家门向楼梯下喊话接应:”进来了吗?”

咚咚咚,一位高大的小伙子冲上二楼,一脸淳朴,几颗粉刺,他连连道歉着:“大爷,送晚了,对不起对不起!”

      我感动地说“哪里哪里”,右手拿着茶杯,不顾他推辞送上,他只好接过茶,一饮而尽。几乎同时,我左手的毛巾已经揩在他的大脸上。

外卖员一叠声地说:“谢谢大爷,谢谢大爷!”紧接着又说:“我还有七家要送!”边说边要冲下楼。我把扇子和文章塞过去,问知他是“海安人”,追着叮咛:“你小心中暑啊!”突然,我只觉得感情冲激,喉头哽咽,话说不下去了……好像他也是我的孩子。

分享到:
这家伙真懒,什么都没填写...
您还没有注册或登录,请登录 后进行回帖或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