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宜张院士: 究脑穷源探细胞(下)- 浙大校友网
您的位置: 江苏(南京)校友会 » 交流园地 » 公共论坛
    
主题:陈宜张院士: 究脑穷源探细胞(下)

 作者:熊家钰 



推动:中国生理和神经科学发展

    自上世纪50年代初至今的60多年中,陈宜张鞠躬尽瘁,通过全国专业学会和学术期刊,推动中国生理和神经科学的发展。
    中国生理学会成立于1926年,在这个学会成立60周年时,由副理事长卢振东教授推荐,陈宜张出任副秘书长。卢振东是陈宜张在第二军医大时的指导老师,1962年陈宜张去张香桐院士处进修,便是经卢振东介绍的,卢振东对陈相知甚深。不负所望,由于工作出色,在3年后的1989年生理学大会上,陈宜张被选为副理事长,直到1998年。在10多年工作中,陈宜张始终努力推进生理学会的学术活动,他向常务理事会介绍中国神经内分泌学研究的历史与现实,从而提出开展神经内分泌学术活动的建议,由陈宜张承担,组织了为期6年,每2年一次连续、系列的全国神经内分泌学术会议。在1992年召开的第三次会议上,陈宜张还邀请美国洛克菲勒大学Mc. Ewen教授做报告。他用心良苦安排的三次学术活动,对我国神经内分泌学研究的推动作用,自不待言。
    《生理学报》创刊于1926年,陈宜张自1956年在该刊发表第一篇论文起,与学报有半个多世纪的交往,他的许多重要研究论文都在《生理学报》发表,包括下丘脑与应激研究的成果。他由担任编委、常务编委到1990年代被聘为副主编,负责关于中枢和周边神经方面的稿件。学报对作者提出的种种需要改进的意见,实质上是编委会专家们对作者的科研工作做得更为完整的期望。陈宜张的老师张香桐在20世纪40年代到50年代帮助美国耶鲁大学Fulton教授主编神经生理学杂志时, Fulton交待,对每篇论文文献的引用,都要到耶鲁大学图书馆去核对其引用是乎乎正确,如有重大差错,论文将视为不合格。他效仿这种严谨审稿的做法,对稿件引用的文献均作查考。
    陈宜张非常关心我国神经科学的发展,1990年由他创办成在了第二军医大学神经科学研究所,并任所长(他对成立全国性的神经科学学会和创办神经学术杂志倾注了大量心血。1992年,陈宜张代表中国生理学会学术委员会,和上海市、北京市的神经科学会的理事长商定,于1992年秋在上海联合组织了全国性神经科学讨论会,为成立全国神经科学学会作了一次全面的学术检阅。会后,由冯德培、张香桐领衔,亲自修改向中国科协申请成立全国神经科学学会的报告于1994年获得批准。1994年夏,吴建屏、韩济生、陈宜张等组织召开了全国神经科学学会筹备会,确定了理事会成员名单,他担任副理事长。至此,他为之呕心沥血两年之久的全国学会水到渠成。1995年由他任主委会主席,在上海召开了中国神经科学学会第一届会员大会和学术会议。他创办的《中国神经科学杂志》也在1998年正式出版,担任主编直到2004年。杂志几经改名,经过继任主编的努力,现已发展成为被科学引文索引(SCI)期刊,具有广泛的国际影响。


  报恩:兼任浙江大学医学院院长

   陈宜张勤奋工作63年,在教学科研事业的重大成就,源于书香世家的人格熏陶,源于浙大名师的科学基础的奠定,源于前辈科学家的循循引领和时代给予的机遇,也源于他对祖国科学事业的忠诚和聪明才智的无私奉献。
   陈宜张先祖陈少慕是光绪30年秀才,父亲陈登原是我国著名历史学家,先后任中山大学等4所高校教授,著有《中国文化史》、《国史旧闻》等20部以上的著作,特别是他倾25年心血完成的巨著《国史旧闻》,因很高的学术价值而备受文史界推崇。陈登原运用缜密的逻辑思维,取舍提炼研究的史料,提出独到的见解,修正、补充乃至推翻前人结论的研史之道和胆识,对陈宜张有着深刻的影响。陈宜张从绕膝祖父和父亲的童年起,便接受中华传统文化、文明的教育和灌输,在长辈的言传身教中 ,得到人格的熏陶,孕育着报效祖国的志向。陈宜张在青少年时代,只读过二年高小、一年半初中、三个月高中。在父亲和两位浙大土木系毕业的叔叔辅导下,他多年依靠自学,打下了扎实的文、理科和外文基础。1946年秋他在录取他的4所国立大学中,选入浙江大学机械系,获得按考试成绩划分的全额公费,一年后按父亲授意转入医学院。在浙大6年,从校长竺可桢、医学院院长王季午、遗传学家谈家桢等-流教授的谆谆教诲中,他受到学术自由、求是校训的感染和民主洗礼的感召,领悟到如何才能追求科学真理。他偏爱理论思维,喜欢生理和生化基础学科,所以在1951年卫生部抽调医科学生做基础课高级师资时,他选择生理学科,被分配到上海第二军医大学进修,跟随生理教研室主任朱鹤年教授和卢振东教授做教学和实验,开始了他为之奋斗一生的科研和育人事业。
   1999年初,四校合并的新浙江大学邀请陈宜张兼任浙大医学院院长。他于10月上任后,以对母校报恩的心情,每月往返奔波于沪杭之间,白然倍加劳累。他深人调查研究、 实事求是和雷厉风行的工作作风,赢得全院师生的赞许和爱戴,取得显著成效。在他辞任前的2003年,学院博士点由10个增至31个;博导由34名增到87名;长江学者3名;SCI论文由每年15篇增至100篇以上;科学基金中标由每年7项增为29项;年科研经费由不到500万元增至4000万元,获得科研奖项由23项增至38项;引进国内外17位高层次医学人才,其中,青年科学家曹雪涛加盟浙大,任免疫学研究所所长,把浙大的免疫学学术水平提高到全国先进水平。他应浙大的约请,与物理系的唐孝威院士一起,组建了浙江大学脑与智能研究中心,并把青年科学家罗建红引人领导核心,负责组建医学院的神经科学研究所,现在,浙大的神经科学研究在国内也已有一定声誉。他出于公心,果敢地提出调整学院的领导班子的建议,并获实施,为创建一流的医学院奠定了根本的基础。他还献出自己和夫人的薪水和科研奖金,在浙大设立奖学金,对家庭有困难的学生,助一臂之力。
   “桃李三千,缅怀浙水;芝兰九畹,放眼神州”是解放后浙大首任校长马寅初对浙大的情思,也是陈宜张感念母校的心声。今年87岁的陈宜张院士,桃李遍医界,成果达九畹,他依然放眼神州,科研不息,耕耘不止。


分享到:
作者在 2016-11-27 20:33:23 做了修改
您还没有注册或登录,请登录 后进行回帖或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