翁振涛:在选择的路上始终如一

发布:2014-04-23 15:23:11  作者:姚昕

  人物名片
  翁振涛,1982年毕业于浙江大学机械系液压传动及控制专业。宁波千普机电液科技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中国优秀民营科技企业家、全国企事业知识产权管理先进工作者、全国关爱员工优秀民营企业家。宁波市人大代表、浙江省工商联委员、宁波市商会副会长、鄞州区政协委员、鄞州区工商联副会长。浙江大学校友总会理事。
  成功研制出“SZ-80SZ-80/50塑料注射成型机”和“拥有十多项发明专利”,前者获宁波市科技进步一等奖。多项研究填补了国内的空白。产品创新一直是翁振涛实施企业强大竞争力的重要手段,以他为主的团队发明的“压差反馈型先导控制滑阀”、“双向压差反馈型比例先导控制滑阀”、“差压式比例压力、流量复合阀”、“比例方向阀”、“带单向阀的新型电液比例压力流量控制阀”等成为新型电液比例控制阀系列产品研制的基础。这些研究广泛地应用于当今世界的相关领域和配套市场,并多次获得行业协会的优秀新产品等各类奖项。其发明的“注塑机节能型变频微机控制器”被列入2002年度国家科技部”科技型中小企业技术创新基金“项目。“橡塑成型机械控制系统”于2005年获中华人民共和国软件著作权登记证、宁波市软件产品登记证。"变频与电液比例技术复合调速系统与方法"是其最具里程碑意义的发明。
  阅读《宁波日报》对翁振涛的有关报道,其跌宕起伏的人生经历已让我瞠目,然而,在采访中我所感受到的翁振涛在这个过程中的坚守,更是让我肃然起敬。翁振涛的办公室陈设简单而大方,绿色植物生机盎然。他很儒雅,书生气中却又透着威严的强大气场,我想这大概就是“沉淀”吧。
  从蛋糕店学徒到文革后的第一届大学生
  1977年,“文革”宣告结束,“要把耽误了的10年夺回来”成了国人共同的心声。这时,翁振涛正在宁波第一糕点食品厂做外包工,干体力活,做仓库的搬运工。
  高考恢复了,老师找到了高中时成绩很是优异的翁振涛,让他去考试。当时他们中学可以推选50个人参加高考,前几年高考毕业未参加考试的人都在竞争这50个名额。这是个难得的机会,但考上大学的几率也很渺茫。17岁的翁振涛还是下定决心考大学。他辞了职,没有给自己退路,全心回家复习。经过认真准备,翁振涛最终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了浙江大学,跟随当时全国液压传动领域最好的老师,学习液压传动与控制专业。
  “一代人被荒废了,历史上的重担就落在了我们肩上,我们都立下了科技报国的决心。”刚进学校时,就有了一个打击。“进去的时候摸底考,英语都零分啦!”多年后,谈起那段激情燃烧的岁月,翁振涛依然语气激动。摸底考之后,他傻了眼,决定要拼了命地努力。每一个人都珍惜着学习的机会,扎进了知识的海洋。杭州的夏天太热,下课后大家就都跑到通风的行政楼顶看书。他开始每天5点半起床,锻炼身体后,就拿着英语书背单词,学到七点回来,然后上课。中午吃过饭后,他从来不睡午觉,一直学习到晚上11点半才回到寝室。那时,在他的作息时间表上,是没有休息日这个说法的。有了这样的刻苦,翁振涛的学习成绩很快在班里名列前茅。到第三学期期末,他的各科平均分已经达到95分以上了,只要老师讲过的没有翁振涛不会的,老师没讲过的,只要书上有的,他也大多能做出来。
  当翁振涛提到当年教过他们课程的老师时,言语中充满了思念。路甬祥当时是实验室的助教老师,就住在7舍,跟翁振涛等学生们住同一幢楼。“当时路老师有个去德国某大学进修两年的留学机会,但必须通过一定的考试,而且通过考试就可以得到德国洪堡基金会提供的资金支持。于是,学俄语的路老师要在三月内把德语攻破,时间非常紧。那时候路老师又一个人带着七八岁的儿子小胖。为了让路老师专心备考,同学们便轮流去学校里领小胖,给炉子生火,带着他,照顾他。浓浓的师生情就在互相帮助中生长,发芽,一直延续至今。”
  然而,正当一切都很温暖灿烂的时候,病魔却悄悄逼近:大二下半学期,翁振涛患上了心肌炎,严重的时候心脏晚上每分钟42跳,跳两下停一下,随时都有生命危险。医生甚至断言他可能活不过30岁。是回家养病还是继续学习?生性坚强的翁振涛没有向命运低头,他选择了继续留校,一边治病,一边学习。同学们的关爱亦给他带去了很多力量,在他住院的一个月里,同学们来看望他所带来的东西堆了一大堆儿,等他出院时,便送给了同屋的病友。
  对翁振涛来说,那段经历是对他个人意志的一次磨练。他坚强的毅力逼得病魔步步后退,非亲身经历者难以想象。但它让翁振涛养成了豁达乐观的人生态度,年纪轻轻就显得处事冷静、临变不惊,这成了他以后应对人生起伏和商海沉浮的宝贵财富。
  明确价值观,实现科技报国梦想
  1982年,翁振涛大学毕业。同学或出国深造,或奔赴祖国大江南北,他则回到了宁波老家工作,到集体企业宁波塑机厂任技术员。
  工作期间,凭着扎实的专业知识和勤学善思的习惯,翁振涛敏锐地觉察到,未来塑机行业的发展趋势是由三板机向两板机转移。这一预测激起了他强烈的探索欲望,他向厂部提出了研究申请。但那是一个物质短缺的时代,也是一个体制障碍市场竞争和自主创新的不完全自由时代,他过于超前的想法最终未能得到厂里的支持。
  “我是一个价值观明确的人,我创新不光光是为了一家企业,而是为了我们的民族和国家。”抱着这样的想法,翁振涛灵机一动,与几个同事一起找到另一家国营企业——宁波科教机械厂作为业余试制基地,继续从事两板机的科研开发。功夫不负有心人,1986年,26岁的翁振涛研发成功了中国第一台两板机的样机,当年就获得宁波市科技进步一等奖,同时获得了国家专利。自己的科研行为得到了社会的认可,翁振涛终于长舒了一口气。但其间的是非纠结,却让他心力交瘁,病魔再次袭来,他的心肌炎又一次复发,而立之年的翁振涛又一次站在了人生的十字路口……
  几经人生的历练和考验,翁振涛的心态日渐平和,立志想干一番大事业的想法越来越强。在东海液压研究所干了三年后,他感觉自己的想法往往比较超前,在别人的管理下,自己总是放不开手脚,许多机会也从眼皮底下溜走了。深思过后,为了自己痴迷的研发工作,1989年6月,说干就干的他毅然离开了东海液压件厂。
  这一次,他决定创建一家可以充分发挥专业特长、真正属于自己的企业。谈起那次人生抉择,翁振涛淡淡地说了句“创业确实比较难,当时没钱也缺少可用人才。”他把东海液压件厂当初为他购买的房子卖掉,偿还了全部购房款,又拿出全部积蓄3万元,开始了艰辛的创业之路,创立了自己的“小王国”镇海四达塑料厂。
  当时,翁振涛住在江北区中马路,每天上下班都要骑近一个小时的自行车。厂里雇了三四个工人操作机器,主要是给其它厂家做配套。他既是老板,又是工人;既当技术员,又当营销员。厂里没有汽车,为节省运输费,他白天骑着自行车一趟趟搬运几百公斤的原料,晚上还得四处跑着找关系、拉业务,其艰难困苦亦非常人所能想象。
  而机遇总会不断地向怀揣理想者招手。1992年1月,他参加大学同学毕业十周年聚会时,几个同学听说他在办公司,都非常感兴趣,纷纷表达了合作意愿。最终,翁振涛与两位大学同学商定,合办一家液压件厂——法克机电有限公司,主要生产技术含量更高的电磁换向阀。由于经验不足,企业摊子铺得过大,造成现金流过于分散,加上当时的换向阀在市场上尚未得到普遍认可,亏损越来越大。在这种情况下,他毅然以10万元买下了“四达”液压件厂合作方的股份,开始独立经营以液压元件为主导产业的专业公司。
  如果说1989年到1993年是翁振涛实现自己理想的探索阶段,那么1993年后,则是翁振涛拥有自己的平台,让自己的梦想真正起飞并一路高歌猛进的阶段。
  “法克”公司虽然背了一身债,但产权明晰、专业明确,专业做液压元件,这为创业激情喷薄欲出的翁振涛提供了大展拳脚的舞台,他的经营理念、管理思路得到了充分的释放和发挥。2004年,企业完成机构整合,成立了全新的母公司宁波千普机电液科技发展有限公司。而企业的销售额也是一路呈直线上升,1994年90万元,1995年160万元,1997年350万元,2000年2000万元,2004年6000万元……2007年,销售额已突破了1亿元。
  功成不忘回报母校和社会
  1993年,是翁振涛办厂最困难的一年。那年他把法克和四达两个厂合二为一,银行不肯借钱,他只能自己来筹。他感慨地提到:“我的厂很小,但是老师们帮了我很多。”老师们看他有困难,这个借一万,那个借两万,才凑齐了资金。1997年的时候,他的厂终于开始盈利,一盈利他就把欠老师的钱全都给还清了。还了钱,老师的恩情他不敢忘,1997年的时候,他在学校设立“华液奖教金”,奖励优秀老师,并为老教师提供活动经费。十年以后,他又捐了一百万,支持学院老师学生们出国交流,就有了“千普华液奖励基金”。2011年再次捐250万,支持浙江大学建造教学楼。
  谈到企业的责任感,翁振涛缓缓地说道,“我不是为了生存来办企业的,我是为了想做些事情而办企业的。企业肯定是要挣钱,但肯定不只是挣钱。”企业责任感对他来说并不是一个大话题,而是做自己应该做的事情,去实践自己最基本的观点。他是通过企业这个平台来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实现他早早就提过的科技报国的理想。
  他说,企业作为社会的一个经济体,就要遵守所有的社会规则,法律法规,尊重员工。企业的发展应该与社会相适应,它的生存理由不是挣钱,而应该是推动社会进步。所以,“偷税漏税”这样违法的事情他从来不做。对于一些他认为不太良好的商业行为,如回扣、贿赂、假冒之类的事也从来不干。
  这是他一直秉承的简单信念,但要做到这些,在商海里面该付出多大的代价呀!那时税负很高,严重滞碍了企业的发展,很多厂家不满意高税收的现象,想方设法少纳税。但是他还是遵守按章纳税。不过他仍会通过各种途径去呼吁,希望改变这种情况。做生意不给回扣也是大忌,他的业务员跑来抱怨说别人都给钱,我们为什么不给!面对这样的情况,他还是在坚持,他对业务员说:“我们应该肩负起改变的责任,挣得每一分钱都应该是阳光的。企业发展困难可以改变的,但是我们的根要正。”这段话,或许现在的人听起来感觉老土死板,但是这种宁可不要钱也要根正的信念,在现在这个时代,又是多么珍贵!
  作为浙大的校友,且是恢复高考的首届大学毕业生,翁振涛一直关注着母校的发展,关心母校的人才培养。翁振涛说,希望母校一定要注重本科的教学。“本科教育是非常基础的。老师应该以教学为本。即便定位是研究型大学,这个研究性也应该建立在教学的基础上。”作为一个企业的董事长,他非常了解社会对人才的需求。他说:“大学是教书育人的地方,学生是学校最主要的产出,最重要的成就,一定要重视学生的培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