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志炯:浙大理工男 找遍西湖边所有亭子写成书

发布:2016-03-24 10:38:36

浙大计算机系毕业的一个理工男 找遍西湖边所有亭子写成了书

  三四月的早春杭州,碰上阳光正好的周末,西湖边总是游人如织。当人们都争先恐后赶去湖边探春赏花时,有一位年轻小伙却和大家逆道而行,走向西湖最深处,到孤寂偏僻的山山水水间寻找一个个亭子。

  这个人叫远方,1983年出生,过去的两年时间里,他一个人背着相机,寻觅和拍摄了200多个西湖边的亭子,并为每个亭子配上诗词、写下“传记”。再后来,他干脆带上铅笔和小本子,跑去给每个亭子写生画手绘。去年10月,他在网上发起一次众筹,筹集到了两万多元款项,他用这笔钱把这些亭子的史料故事、照片和手绘自费出版成了书,收录了其中102个亭子和30幅手绘,并取了个好听的书名叫《亭留》。现在,这本专门介绍西湖亭子及其文化的书正在印制中,预计今年5月出版。

  西湖,千百年来有各种各样的塔、桥、长堤、佛寺等等名胜,隐在其中的小小亭子,实在是太容易让人忽略的一环。究竟是怎样一个人,坚持着如此小众的“寻亭记”?

  听说他是青芝坞一家国际青年旅舍的老板,原名胡志炯,业余喜欢写小说,拍电影,还搞了个独立杂志《手纸》,听上去文艺范十足。采访就约在他开的青年旅舍里,坐在最角落的他抱着台电脑,一身灰扑扑的外套和西裤,无论发型、穿着和装扮,都和文艺搭不上任何边。反复跟前台确认,女孩告诉我“他就是我们老板远方”。

胡志炯手绘的凝紫亭

  胡志炯很早就来了:“旅店的管理比你们想象中要清闲,我一般很少来店里”,也正是这个原因,让他拥有了大量可以自由支配的时间以及支撑他独立拍亭子、拍电影和做杂志等等爱好的财力。

  说到亭子,胡志炯顿时话匣大开,从西湖的布局、各个亭子的前世今生以及相互之间的串联,他聊起来逻辑清晰到我一时忍不住脱口问道:“你是理工科出身吗?”他不好意思地笑笑:“对,我是浙江大学计算机系的。”

  胡志炯是宁波余姚人,2001年到杭州读大学,2005年浙大本科毕业后,考上广东省的公务员,成为一名海关缉私警。虽然他并不用执行一线任务,做的主要是行政文宣等工作,但这些还是和后来的拍电影写书风马牛不相及。

  他唯一能想起来的线索是,小时候家里父亲收藏了很多《论语》《孟子》《春秋》之类的书,埋下了他对古典文学感兴趣的种子。胡志炯高中时给自己取了个网名“飞向远方”,后来被叫成了“远方”,他就一直用到现在。

  2011年夏天,胡志炯回浙江参加高中同学会,和一位高中同学一合计,辞职在青芝坞租个农民房开起了旅店。

胡志炯手绘的法雨亭

  写《亭留》,是胡志炯挑战的又一个梦想。早在上大学的时候,他游西湖,见到一个个亭子,就萌生过“能把西湖所有的亭子都走一遍该多好”的想法。2014年元旦傍晚,他去长桥公园夕影亭拍对面的雷峰塔,那里是拍“雷峰夕照”风景最美的位置,看着落日下的夕影亭,那个找寻所有亭子的念头又冒出来了。

  可是真做起来,胡志炯才知道自己的念头有多疯狂。他根据自己的脚力,对照着西湖风景地图,设计了路线,每周去寻访一次。“刚开始以为最多几十个,越找到后面才发现真的太多了。光孤山白堤小小一块,就有20多个。”胡志炯暗暗叫苦,“而且大多数亭子都是要爬山才能找到的。像虎跑后山有个贵人亭,我整整爬了两个多小时才见到真面目。”从湖心三岛、九溪、龙井、满觉陇、虎跑、杨梅岭一直到云栖、十里琅珰五云山,整个西湖里外都被他翻了个遍。而有些亭子,以前古书上有记载,现在却消失了,他问了附近的居民才知道早被拆了,比如南高峰上的吸江亭、龙井的涤心亭等等。也有改名的,像苏堤上的夕佳亭,建于上世纪50年代,2002年被改名成了“醉春亭”。

  体力还是小事,最大的难题是资料难觅。“原先有的古亭资料,我会参考《武林旧事》《西湖梦寻》《咸淳临安志》《西湖志》,但亭子也只是书里提到的很小一部分。现在西湖边很多亭子都是后来新建的,资料不多,也没有人专门研究这个。”他说,寻亭的目的是要为每个亭子“立传”,并配上自己创作的诗词,写一本关于西湖亭文化的书。

  全书写完后,胡志炯托人找浙江古籍出版社的社长寿勤泽写序言。了解了他的故事后,寿勤泽很惊讶:“以前专门写西湖亭文化的书也有,但没有那么全,远方在史料研究方面还是下了很大功夫的。不过,有一个小缺憾是,亭子的描绘上文学性不够一些。”

  而以前从没学过手绘的他,当出版社提出是否考虑增加手绘时,他想都不想自己跑去素描写生了。“没那么难啊,真画了发现天生就会。”他给我展示自己后来画的一些素描和水彩画,还真像那么回事。

  “你看过刚上映的电影《疯狂动物城》吗?”他突然问我,“我喜欢那只叫朱迪的兔子,想当警察就去当了,哪怕被人嘲笑。我们活在一个讯息如此发达的世界,从小接触的往往就是各领域顶尖的东西,这样有时候反而让我们畏首畏尾,很多事情不敢去做,其实都是人们想太多。”


  胡志炯寻找的好玩亭子分享

  最难认的亭——卍字亭


  西湖中间有个湖心岛,叫小瀛洲,上面的亭子都很有意思。比如巨大的卍字亭,不仅占地面积大,和一般的亭子不同,里面还建了奇怪的“卍”字走廊。很多人都叫不出这个“卍”字(发音:万),实际上是个佛家象征吉祥福瑞的字符,也叫佛祖心印,你去大雄宝殿如来佛的胸口就能看到这个字符。亭内四面都做了入口,分别挂了四个匾:春和、夏凉、秋爽、东净,祈福四季。

胡志炯手绘的亭亭亭

  最纠结的亭——亭亭亭


  这个亭也是小瀛洲上的。别看打成铅字后,三个“亭”是一样的,等你真到了亭子前,匾额上写的三个“亭”字可是都不同的,虽然都是“亭”字,但用了古代三种完全不一样的写法,一时间你还不一定都能认出来。而且这三个“亭”的意思也不同,第一个“亭”是停下的意思,第二个“亭”寓意亭亭玉立,第三个才是真正意义上的亭子。


  最善良的亭——开网亭


  开网亭和亭亭亭遥相呼应,一高一低,一东一西,营造奇巧,本身就是一道风景。亭子的名字取“网开一面”,所以,每年很多人都会到上面去举行放生仪式。还有一种理解是,亭子本身的结构,两面为屏向东北方敞开,和西湖本身以西北、东南两面山为屏,向东北江河敞开是一样的。


  最深处的亭——密云亭


  这个最难找,在整个西湖最远的云栖景区最深处,隐在一片密密麻麻的树林里,是躲在非常角落的一个亭子。附近还有个巨大的皇竹亭抢风头,稍不留神就错过了。密云亭长得也很奇怪,一共有五根柱子,五柱型的亭子本来就少,而且其中一根柱子只有一半,另一半镶嵌进了石头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