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是人瑞常青松——记107岁老学长施平校友

发布:2017-05-17 09:18:13  作者:校友总会

  人物名片:
  施平,1911年11月1日出生云南省大姚县,1931年秋考入国立浙江大学农学院森林系,在1935年“一二?九”学生运动中,被选为浙大学生自治会主席、杭州市学生联合席主席,代表罢课学生,两次面见蒋介石,进行说理斗争,迫使撤换校长,迎来浙大的竺可桢时代。
  建国前后,施平先后在武汉、浙江、安徽、江苏和上海市开展政权建设、统战、宣传和青年团工作;1953年10月至1960年2月任中国农业大学(原名北京农业大学)副校长、党委书记和代校长。之后,遭受政治迫害。1978年7月至1983年4月任华东师范大学党委第一书记,在拨乱反正的历史时期,果敢地平反冤假错案,提出“坚持实事求是原则,彻底平反冤假错案”、“发扬社会主义民主,推荐中年校级领导”等方针,发起部分高校座谈,促进了高校教改和开拓发展。1983年4月至1985年底,调任上海市人大常委会常务副主任兼秘书长。在离休后的30年中,他笔耕不缀,发表了大量高教评论和纪念文作,出版了170万字的《施平文集》,出版了回忆录和5集《施平摄影集》,共近万张山水、花卉、民间风情的写真照片。2015年3月,施平入选中国高等教育学会第三批共和国老一辈教育家名单。
  今年107岁的施平老学长,生于清末民初的1911年,即宣统三年,他经历了跨世纪的社会变革和人间沧桑,在中华民族危难之际,在80多年的革命生涯中,无论是战争年代或是和平时期,无论是身处顺境还是遭遇厄运,他始终站在历史发展的前沿,满怀激情和斗志而恪尽职守,为共和国的高教事业的发展和开拓殚精竭虑,一以贯之地弘扬“只问是非、不计利害”的求是精神,体现了服理不服威的大无畏革命气概和革命担当,是浙江大学历史上迎来竺可桢时代的功臣,是浙江大学的骄傲。
  
  “一二?九”学运中脱颖而出
  
  1935年,北平爆发“一二?九”抗日救亡学生运动,消息传到浙大,群情激愤,工学院、农学院和文理学院的575名各级学生,在12月10日晚饭后,自发地拥入浙大校本部会场集会,商讨声援北平学运,要求政府抗日和收复失地,要求释放被捕学生。在集会上,浙大农学院学生抗日会主席、中共左翼文化总同盟施平发表了慷慨激昂的讲话,他言词朴实动人,深悟斗争策略,所以在当晚三个学院的联席会议上,施平被推定为大会主席,后经选举为浙大学生自治会主席,工学院的杨国华为副主席。会议决定在11日下午组织杭州市中等以上学校学生举行示威大会,施平担任大会执行主席。大会通过了四项决议:通电全国,反对华北伪自治;要求国民政府对日宣战;通电全国学校学生奋起支持北平学运;成立全市学生联合会,领导全市学运。会后,举行了游行示威,游遍了杭州全市大街。次日,各校代表在西湖附近的励志会会场开会,推选施平为杭州市学联主席。
  市学联成立后的第一次代表会决定,全市学生于12月21日齐集火车站,占领火车开往南京,要求国民政府抗日。当日,国民党军警早有准备,停驶所有开南京的火车。施平等决定,学生占领火车轨道,冒着雨雪,坚持赴南京请愿。对军警的恐吓和行政院长蒋介石的威胁毫不畏惧,从而逼迫国民党省党部、省政府在谈判中接受了学生提出的三个条件:一是承认浙大学生运动是爱国的,逮捕12位学生代表是错误的,立即把被捕同学送到车站,安全归队,保证今后不到学校抓爱国学生;二是承认市学联是合法的,解除对各校的封锁;三是开放新闻自由,不得再封锁抗日爱国新闻。浙江省政府秘书长黄华表宣布向浙大师生员工道歉,保证做到上述条件。于是,施平代表市学联宣布,全体同学整队离车站返校。
  
  逐走郭任远
  
  “一二?九”运动的兴起,打破了浙大校园的平静,国难当头,何去何从,迫使每一位师生作出选择。令人遗憾的是当时的浙大校长郭任远,他以下令封锁浙大一切可以开会的场所,拒绝外校学生进浙大开会的倒行逆施,站到了学生运动的对立面,自然会被爱国学生所唾弃。
  就在12月21日浙大学生撤离车站返校的饭后,施平召开全校学生大会,作出两项决议:
  (1)校长郭任远平时对学生实行法西斯专政,和军警勾结逮捕爱国同学,自即日起,不承认他是校长,赶出学校;忠实执行郭任远法西斯办学方针的农学院院长李德毅和军训教官、学生训导员也赶出学校。(2)不定期全校大罢课,要求政府抗日,由学生管制学校,组织纠察队,保证学生食堂、水电等供应。学生会同时提出,新校长人选要符合三个条件:一是中外驰名的科学家;二是懂得教育、爱护学生;三不是当官的政客。
  自1935年12月10日至1936年1月20日的40天中,抗日救亡运动,由浙大和浙江的大、中学校向全国发展,引起了社会的震动和国民政府的不安,也惊动了蒋介石。
  1936年1月6日,戴笠向蒋介石呈送的浙大学潮密报中写道:“代表会(指学生自治会)主席施尔宜(施平)阴谋破坏校务维持会,其目的在推倒该会后拥…长浙大。”蒋介石将“浙大学潮”四字上用红笔划圈,旁批:电问黄主席(时任浙江省主席黄绍纮)是否有此真相。1月16日,黄绍纮向蒋报告说:“确有代表施尔宜等向省府请愿以…为校长。”将介石接报后,决定亲自到自己家乡的这所高等学府来了解实情,和学生直面对话,会会浙大的这位学生领袖施尔宜。
  1936年1月20日星期一上午8时许,蒋介石和浙江省保安司令宣铁吾、杭州市警察局局长赵龙文,带了几个随从驱车浙大,在文理学院门口下车,由郑晓沧教务长迎入校长会议室后,立即召见施平和杨国华。蒋介石对着二人气势汹汹地说:“施尔宜,你鼓动学潮,破坏学校正常秩序,你要马上恢复上课。”施平冷静地回答道:“我们要求政府抗日,要求罢免郭任远,是爱国爱校的行动,是全体同学的意见,要我恢复上课,我办不到。”蒋介石一听,失态地吼叫道:“你是学生领袖,领袖说的话,下面就要服从。”见施平再次表示办不到时,蒋介石沉不住气了,骂道:“你是坐过反省院的共产党,你出来了又在这里鼓动学潮,捣乱!”施平敏感地猜测到,这是蒋介石听信了特务们的假情报,谎说施平是共产党,以便加以迫害,此事必须立刻澄清。于是他打断蒋的骂声,严肃地声明说:“我不是共产党,没有坐过反省院,我是一个纯洁爱国的学生,在座的郑教务长可以作证。”见施平义正辞严,郑晓沧默认作证,宣铁吾和赵龙文面孔铁青,只能闭嘴不响。此时,有人报告说学生在大礼堂集合,请蒋训话,蒋借机收场。
  
  迎来竺可桢开创浙大新时代
  
  在郭任远被逐走后,蒋介石开始物色浙大新校长的人选,几经酝酿考虑,竺可桢成为首选人物。
  时年46岁的竺可桢,曾与胡适同船赴美,考取第二届庚款留美学生,1918年获美国哈佛大学博士学位,回国后在多所大学和气象研究所任教和任职,一直醉心于钟爱的气象研究。尽管他出长浙大的浙江本乡人的地缘和人脉关系,都被浙江名流和乡绅看好,他的同乡、挚友们如陈布雷,蒋梦麟,翁文灏、邵力子等均力荐他出山,他的国民党高层中的连襟也为他入选助力,但竺可桢本人除沉浸在气象科学的追求而外,深知当时浙江省的教育界是控制在陈立夫的势力范围之中,教育厅厅长许绍棣、东南日报社社长胡健中和被逐走的郭任远,均为陈之亲信,他更想到在当时国难深重,内战频仍,学潮风涌,学界畛域甚深的现状,要领导一所大学其难度不言而喻。所以,竺可桢本能地谢绝了国民政府和友人们的邀请。然而,他的挚友们早就摸透这位藕舫(竺字)兄重情谊、爱科学和教育,为家乡造福,为国家育才的秉性,陈布雷等对他一再敦请,浙大师生也表达对他的殷望。经过缜密思虑,竺可桢终于接受浙大校长之职,于1936年4月25日上任。他向国府提出三个条件:一是校长有用人之权,党部不得干预;二是经费必须保证及时到位;三是只干半年,待浙大安定后仍回去研究气象。国民政府答应前两条,第三条是陈布雷劝他暂缓提出,容后再提。
  竺可桢临危受命,自任职之日起提出浙大旨在推出“公忠坚毅,能担当大任,主持风气,转移国运的领导人才”。他为实践这一办学目标,在浙大呕心沥血,奋斗了十三个春秋。
  
  百年长青松 人在性情中
  
  施平热爱浙大母校和后辈校友,热爱他的战友,热爱生机盎然大自然景色,写下了许多感人的文字和诗篇,写真了万幅美景。在他期颐大寿之际出版的70万字《施平文集》,其中有关于知识分子的理论思考,60年革命斗争的经历,在中国农大和华东师大工作历程和永远的怀念、走进大西北等。施文文采朴质,文词稳准感人而催人奋进。他出版的五册《施平摄影集》从自然风光和名花异草的千姿百态中,掩映祖国的壮丽山河、悠久的人文历史和共和国的欣欣向荣,给人真善美的怡情享受。
  施平学长是上海浙大校友会的创始人和首任会长,我是副秘书长兼联络部主任,所以经常向施老请示和汇报而过从较密。校友会顾问苏步青老师几次与我谈及施平对他的生活关怀和师生友情。在校友会首届理事会和顾问的15位中科院学部委员(院士)和10位高校领导人,都对施老十分敬重和钦佩而全力支持校友会的工作,奠定了上海校友会33年来繁荣发展的基础。
  施老是我的良师挚友,他每次赐赠我大作,均书有“家钰同志请指正惠存,施平敬赠”,使我深感一位共产党大干部对平民草根的亲近和一位德高望重的长者对后辈学子的爱护和激励。
  
  编者按:2016年,OPPO 与 VIVO 相加,步步高集团手机第四季度单季和全年稳居第一宝座,超越华为和苹果。那么,步步高集团凭什么?段永平从企业文化、公司战略、品牌经营三位一体的角度,系统阐述了步步高智能手机稳居第一的秘密——让企业不败的9个法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