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剑:竺校长,我无愧您的两个问题

发布:2018-01-30 10:55:54  作者:马莉芳

  人物名片:
  张剑,1964-1969年就读浙江大学医学院。1971年,张剑被分配到温州医学院眼科教研组,师从著名的眼科光学教授缪天荣,并于1978年恢复高考之后成为中国第一批眼科光学研究生。1983年,在缪教授的鼓励下,张剑远赴法国攻读眼科专科博士学位,后就职于巴黎第六大医学院,成为法国第一位华人医生。曾任香港《镜报》巴黎分社社长。现为浙江大学校友总会理事,法国校友会名誉会长。
  1897年5月21日,浙江大学前身——求是书院在浙江杭州建立;2017年5月21日,浙大已经走过了两个甲子。正值母校建校120周年之际,旅法校友张剑与法国校友会校友一行回到母校,庆祝母校120周年华诞。他说:“我们全球浙大校友,一定要继续传承和发扬母校‘求是创新’的精神,用母校‘求是创新’的灵魂来做好本职工作,然后反馈母校,为全社会服务。”
  1964年进入浙江大学医学院学习的张剑,今年已有70岁了,至今从事眼科科研、教学和临床工作,是法国第一位华人医生。他出生在温州海边的一个小村庄。1964年,他成为了村里第一个进入浙大的年轻人。对于那个改变自己命运的时刻,张老先生至今仍是记忆犹新。那个8月,那份通知书,装满了一家人沉甸甸的希望。
  “当时我们没有抱着什么希望,已经在农村去种田了,当收到浙江大学录取通知书时,非常感动!在我们村里,世世代代没有当医生的,我的一个二舅舅,他当时是我们一个中学的副校长,他就经常启发我们,我在高考填写志愿时,第一志愿就填写的是浙江医科大学,就是现在的浙大医学院,当时温州的交通非常不方便,只有一条很古老的烧炭公路,然后就是要乘轮船到上海,再辗转到杭州。接到录取通知书后,家里人都很高兴,于是,一个毛竹打的行李箱、用一条扁担挑着,另外一头是被子,踏上了去浙大求学的征途。”
  离乡求学的张老在浙大不仅遇到了风格迥异、博学多识的老师,也结识了一群志同道合的同学。时至今日,他们仍会讨论医学话题,共同钻研医学难题。1971年,张剑被分配到温州医学院眼科教研组,师从著名的眼科光学教授缪天荣,并于1978年恢复高考之后成为中国第一批眼科光学研究生。1983年,在缪教授的鼓励下,张剑远赴法国攻读眼科专科。那时,他已经37岁。
  “到现在为止,到法国第六大学读眼科的只有我一个人,因为当时中国比较封闭,法国人认为中国很神秘,当他们看到张剑后,很奇怪!‘咦,你怎么来我们这里学习?刚开始,他们都不怎么相信。更不相信中国的眼科医生来这里会看病。’”
  除了当时法国人对于中国人的不信任,摆在张老面前还有语言这关。一句法语也不会的他,白天上课,晚上学法语,字典和法语纸条随身携带。
  “我的上衣口袋装着一本《英法袖珍字典》,我有不懂的,就拿出来看,因此也闹出不少笑话:在法语里,眼睛和鸡蛋发音很像,法国同事问我中国人吃不吃鸡蛋?我以为问吃不吃眼睛,鱼眼睛之类的,我回答不吃。法国同行以为中国太贫穷了,连鸡蛋都不吃。
  张剑在巴黎第六大学攻读博士及博士后,一读就是7年。5年荏苒而过,他以优异成绩拿到医学博士学位,并作为眼科专家,就职于巴黎第六大医学院,成为了法国第一位华人医生。
  一生从医,致力于眼科光学研究,但张剑老师自称“赤脚医生”。他说自己时刻会想起竺可桢校长提出的两个问题,第一,到浙大来做什么?第二,将来毕业后要做什么样的人?
  “浙江大学120周年校庆,我们要回答竺校长的两个问题,母校给了我们求是创新,我们出去工作之后,实现了自己的目标,给人间带来光明。”
  张剑从医的时光里,门诊病历大概接待了6万多起,治愈了3万多双眼睛。“今年我刚刚过了70岁,到了我们这个年纪,我们可以说,没有愧对竺校长这两个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