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大校友网 - 母校就在你身边 校友与你心相连

梧高凤必至 花香蝶自来——记中国科学院新科院士黄荷凤校友

发布:2018-05-23 13:43:17  作者:熊家钰(1956届机制)

  人物名片:
  浙江临安人,生殖医学专家。原浙江医科大学临床学1982届本科、妇产科学1989届硕士。现为上海交通大学特聘教授,医学院胚胎源性疾病研究所所长,附属国际和平妇幼保健院院长,教育部生殖遗传重点实验室(浙江大学)主任。2017年当选为中国科学院院士。
  黄荷凤在国际上首次提出“配子源性疾病”理论学说,对精/卵源性疾病的代间及跨代遗传/表观遗传机制进行了开创性研究;针对辅助生殖技术(ART)出生子代近远期健康的关键科学问题,通过ART出生队列和基础研究、优化助孕流程、创建生殖新技术,提高了试管婴儿安全性,并从源头阻断遗传性出生缺陷。以第一完成人获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浙江省科技进步一等奖。先后承担“863”“973”“十二五”科技支撑和国家重点研发计划等。以通讯/共同通讯作者在PNAS、Nat Med等杂志发表SCI论文120余篇。主编中国第一部ART工具书《现代辅助生殖技术》、第一部《人类ART临床诊疗指南》。担任Endocrinology等6家SCI杂志编委,英国皇家妇产科学院荣誉院士(Fellow Honoris Causa)。
  黄荷凤是杭州市临安人,1957年9月出生于绍兴嵊州,是2017年入选中国科学院的三位女院士之一。具有上海交通大学附属国际和平妇女保健院院长、胚胎源性疾病研究所所长、浙江大学求是特聘教授、国家重大研究计划首席科学家、教育部生殖遗传重点实验室主任等二十几个职务称号以及入选院士后可能随之而来的邀请头衔,黄荷凤对这些头衔从不提及。性格直率和话语真诚的黄院士坦言,她最看重的是医生和教师这两个最朴素的职业。医生治病救人,教师培育人才。现今,她当然珍视院士这一科学符号。她知道中国科学院士是科技事业的国家队(中国科学院现任院长白春礼语),进入国家队标志着自己35年来的教学和科研方面勤奋刻苦,不忘初心为赶超国际科学前沿的进军步伐,没有辜负恩师们的教诲,母校的培养和时代的重托。
  黄荷凤有幸,在1978年3月至1982年12月就读浙江医科大学期间,一直受到浙江大学医学院创始人、首任院长王季午的关怀和指导。王季午老师是1945年竺可桢校长从他在贵州医学院内科主任任上延聘来杭州的。他在筚路蓝缕的艰苦条件下盖起了浙大医学院医学基础课程试验大楼,1947年11月,设在杭州田家园的浙大附属医院挂牌,向社会开放,在为民造福的同时,又让学生有了条件较好的临床实习基地。他又从各医疗机构和各医学院引进优秀医学、教学人才,使浙大医院和浙大医学院名声鹊起,令浙江乃至全国医界刮目相看。可以说医学高教专家王季午在当年那个时代,把浙大医学院创办成具有中国特色和求是精神的医学高等学府。王季午院长不驰于空想、不婺于虚声,严格要求教师和学生在临床实践和医学科学理想结合的深度上下功夫,他主持浙大医学院,培养了一大批包括陈宜张、徐仁宝、朱预、郑树在内的两院院士、学者和医学教育家,使浙医成为新中国第一代杰出医学家的摇篮。黄荷凤由浙医大本科毕业时,王季午老师已是74岁的高龄,仍在校长岗位默默奉献,为国育才。作为高才生,黄荷凤在1978年3月至1982年12月的4年零9个月的学习期间,得到王季午老师在人格风范和医学科学方面的教诲与潜移默化的真传。
  黄荷凤有幸,在经过4年的医学实践后,于1986年9月重入浙医大攻读研究生时,正适郑树老师出长浙江医科大学(1984.01-1996.10),她是浙江大学医学院第4届(1955年)毕业生,是凝聚30年丰实的医学教育和高校管理经验的高教专家。黄荷凤在两年零9个月的读研期间又得到郑树校长的教导和在精、气、神方面的熏陶和感染。
  在陈宜张院士于1999年10月兼任新浙江大学医学院首任院长后,力主调整医学院领导班子。2001年秋,由院长陈宜张、党委书记李鲁、常务副院长姒建敏、副院长罗建红、黄荷凤新的领导成员上任并较快适应了工作的需求,为医学院的繁荣发展和现代化奠定了坚实的组织基础。黄荷凤在配合陈院长的出色工作中,得到老院士的亲手指点,从陈院士事必躬亲、身体力行中,学习到老一辈教育家“谦逊温和、经纬分明、爱才若渴、勇于创新、不落俗套”的高贵品德。
  自1983年起,黄荷凤从事生殖医学和生殖遗传的临床和基础科学研究。她在国际医坛率先倡导慢病的配子、胚胎源性疾病学说,开创了我国遗传及表遗传所致迟发型疾病的代间及跨代遗传研究并取得了相应的研究成果。她提出的将遗传及表遗传因素导致的疾病预警前移至配子及胚胎时期,为阻断遗传性出生缺陷、消减发育源性疾病提供了可操作性的临床干预和预警方案,经实践成效验证,达到了国际水平。她和团队取得的有关控制出生缺陷的生殖技术创建和体系优化研究成果、有关不孕疾病因及治疗方法研究与临床应用研究成果、有关生殖过程调控及相关疾病分子机理研究成果,分获2010年、2011年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和2010年全国人口计划生育“十一五”优秀成果一等奖,即2015年全国妇幼健康科学奖一等奖。这些研究成果通过遗传病防控技术创新和助孕技术体系优化,在临床推广应用,取得降低出生缺陷的效果。
  在科学研究领域,服理不服威,敢于向国际学术权威的学术理论挑战,是东方医学家的传统,也是浙大求是创新精神的体现。陈宜张院士如此,黄荷凤院士亦如此。20世纪80年代,英国流行病学家Barker认为生命早期的关键窗口对终身健康有“编程效应”,提出胎儿编程假说;2007年学者Gluckman等认为在胎儿发育的关键时期,任何因素诱导产生的效应,都可能导致远期成人如代谢性疾病、心血管疾病等慢性病的发生,这一“健康与疾病发育起源”学说即DOHAD理论随着时间的推移,逐步成为国际医界关注和公认的“胎儿源性疾病”学说。
  黄荷凤和她的科研团队深知与胎儿发育相比,配子发生和成熟历时数十年,受潜在的危害作用时间更长。受精和早期胚胎期处于表观遗传重编程和细胞快速分化及器官的形成期,正是环境干扰致病最敏感的阶段。然而国际学者传统的观念认为,不良环境对配子发生过程造成的影响是机体不育,不能产生后代,或在受精、胚胎发育后,某些不好的胚胎会停止发育造成流产;这种基于自然选择过程的学术观点,引导人们以为在胚胎发育早期或更早期的配子发生期所受的不良影响,往往只造成有或无的效应,其远期效应,并未予以关注。经过十束大范围的人类辅助生殖技术子代队列和系列基础研究,黄荷凤团队发现代谢性疾病具有卵子/精子/胚胎起源,即早期配子发生及胚胎发育的特定关键时期,任何因素诱导产生的效应,都可能导致远期成人慢性疾病的发生,对人类健康产生影响。黄荷凤院士倡导的配子/胚胎源性疾病理论开创了这一科研领域的新局面和新思维。
  黄荷凤科学成就的代表作之一是开创了精/卵源性疾病的代间及跨代遗传/表观遗传机制。其科学观点是指不良环境通过表观遗传调控方式,影响精子或卵子的物质基础,由此引起远期成人慢性疾病的发生。黄团队在对镜子源性糖尿病机制研究时发现,妊娠期糖尿病子二代出现早发性糖尿病,具有明显的父源性表遗传特征,其精子印记基因的改变,使糖尿病隔代遗传的物质基础;在对卵源性糖尿病机制研究时发现,人类高雄激素血症子代发生糖尿病的风险,可增加4倍,卵细胞和子代胰岛细胞均出现DNA甲基化和印记基因改变,从而证实母体不良环境可通过卵子影响子代胰岛细胞。
  黄荷凤率先在国内进行辅助生殖技术(ART)如何优化助孕流程、创建生殖新技术和提高试管婴儿安全性,从源头阻断遗传性出生缺陷的科学研究。她和团队在国内最大规模的流行病学调查结果表明,助孕子代出生险增加1.3倍,多胎率达55%。其产生的原因有4方面:
  1.ART技术出生低体重子代,有在与生长发育相关印记基因的改变;
  2.单精子卵浆内注射技术,可导致子代部分印记基因甲基化的完全丢失;
  3.ART动物实验证实,子代存在糖脂代谢基因和信号通路异常;
  4.ART超促排卵所致高雌激素水平,使其子代心血管疾病甲状腺分泌紊乱等风险增高。
  黄荷凤关于助孕子代新发基因突变的研究报告,在国际医界引起热烈的反响,也引起顾及社会的关注。生殖医学权威杂志"Fertility and Sterility" "Journal of Vrology"及时报道和组织专题讨论。美国华尔街时报和英国路透社对此作了专访。美国ASMU主席和《科学美国人》杂志也表示热烈的响应。我们仿佛看到花甲之龄、身材清秀的东方医学家黄荷凤向全世界呼吁:高度关注ART生殖的安全性!
  目前,黄荷凤指导临床助孕前降调雄激素已作为治疗常规;为减少助孕治疗对配子/胚胎的影响,取卵日母亲雌激素阙值已作为选择胚胎移植或胚胎冻存的重要指标,从而有效地降低了低出生体重儿和小于胎龄儿的发生,这些都是优化助孕流程,提高ART安全性临床的成果。
  为从源头阻断遗传性出生缺陷,黄荷凤主持创建了我国第一个从家系搜集——突变基因率选——孕前胚胎遗传学诊断——宫内胎儿基因诊断——子代随访的系统化遗传病防控技术体系;建立了国内技术最全面、规模最大的遗传疾病防控临床应用平台,并制定了染色体病和单基因病临床诊断规范,完成1.5万多名胎儿遗传学诊断和1千多个遗传病家系的PETD,避免了超过1000个遗传病儿的出生。她和团队的成果,在全国26个省市推广,诊断成功率和健康新生儿出生符合率为100%,临床妊娠率达世界水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