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中国舰艇现代化呕心沥血——记中国工程院院士潘镜芙

发布:2018-07-25 15:16:20  作者:熊家钰(1956届机制)

  人物名片:
  潘镜芙,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船舶重工集团701所研究员。1952年毕业于浙江大学电机工程学系制造组专业。在驱逐舰研制和舰载作战系统、电磁兼容等新技术领域,他均做出重大贡献,先后获得全国科学大会奖、国家科技进步奖、“有突出贡献的科技专家”等奖项,被誉为“中国导弹驱逐舰之父”。
  2016年7月,所谓的“南海仲裁案”最终结果公布,中国外交部发布声明,表明中方不接受、不承认仲裁裁决的严正立场。南海仲裁案从头到尾就是一场披着法律外衣的政治闹剧,其裁决结果改变不了中国维护领土主权和海洋权益的决心,也影响不了中国对南海诸岛的主权和在南海的海洋权益。
  维护海洋权益必须拥有一支强大的海军。这些年来,我们惊喜地看到,中国海军舰队的实力早已今非昔比。作为现代海军最重要的舰种之一的导弹驱逐舰更是从无到有,迄今已经迈进了国际先进行列。这一令中国人无比自豪的成就,和一位老者数十年的努力密不可分,他就是船舶工程专家潘镜芙院士。作为舰艇设计专家,成功主持设计了我国两代四种型号导弹驱逐舰,在驱逐舰的总体设计、全武器综合作战系统和电磁兼容等高新技术领域完成大量开拓性工作。
  
  “半路出家”的总设计师
  
  1930年1月,潘镜芙出生于浙江省湖州市。1952年,他从浙江大学电机系毕业,被分配到华东电工局基建处,负责上海电机厂汽轮发电机车间设计工作。1955年,因工作需要,潘镜芙被调往舰艇设计部门。从此,他与导弹驱逐舰结下不解之缘,成功主持设计了我国两代导弹驱逐舰。
  从电机改行做舰艇设计,跨度着实不小,但潘镜芙能较快地适应角色的转变。这得益于他大学时打下了坚实的基础。他说:“我在工作中能做出成绩是和在浙江大学电机系刻苦的学习分不开的。母校‘求是’学风教导我一切从实际出发,在实践中学习,培养我独立思考的钻研精神。‘求是’校训使我一生受益,使我在专业重大改变时,能够适应并取得好的成绩。”另一个重要原因是,潘镜芙非常善于学习。在第二设计分局工作期间,他充分运用所学专业知识的同时,又学习了金属加工、动力供电、通风取暖等学科理论并付诸实践,为以后担任导弹驱逐舰总设计师准备了条件。
  驱逐舰设计是一项庞大的系统工程,总设计师要掌握船舶、机电、电子和武器等各方面的知识。一位外国专家曾告诉潘镜芙:“学习是为了应用,一个人的精力是有限的,不可能什么都掌握得很深,而掌握到什么程度够用,需要自己去体会。” 潘镜芙深受启发,他运用学以致用的原则,在解决重大技术问题时,深入相关的专业知识领域去钻研。
  20世纪60年代初期,潘镜芙主持某型护卫舰电气部分设计时,顶着压力首次在自行研制的舰艇中采用交流电制,从而推动了我国船舶电气交流化的工作。20世纪60年代后期,他主持设计建造第一代导弹驱逐舰时,创造性地解决了舰对舰导弹武器系统装备水面舰艇的技术难题。
  
  挺进“蓝水海军”之列
  
  第一代驱逐舰是海军主要舰艇,具有远航和高效地执行多种任务的能力。1980年,第一代驱逐舰参加我国向南太平洋发射远程火箭试验,出色地完成护航任务。该型中的指挥舰1985年首次出访南亚三国,性能良好,赢得广泛好评。此后,潘镜芙作为总设计师的全部精力集中在设计研制第二代新型导弹驱逐舰的工程之中。
  十年磨一剑。中国的新一代导弹驱逐舰首舰1994年交付中国海军使用,舷号112,命名为“哈尔滨”号。远程航行是考核舰艇现代化水平的最佳手段。1997年,被誉为“中华第一舰”的112号和166号导弹驱逐舰及南运953号补给船组成舰队,从湛江港出发,驶向美国、墨西哥、秘鲁和智利4国的5个港口访问,进行中华民族有史以来首次环太平洋洲际远航,首次横渡太平洋,首次到达美国本土和首航拉美国家。
  抵达美国西海岸圣迭戈美国海军基地的4天中,有5万美国居民、海军和华侨争睹“中华第一舰”的英姿和中国海军威武之师、文明之师的风采。如此盛况,连美国接待的海军军官都发出惊叹:“我接待过上百个国家的访问军舰,日均万人上舰还是头一回!”一位美国水兵感慨地说:“我没有想到,中国会有这么强大的舰队!”美国舆论界把中国舰队访美视为1964年中国原子弹试验成功后国际影响最大的新闻。
  在秘鲁卡亚俄港、智利瓦尔帕莱索港和墨西哥港,舰队都受到热情的欢迎,接触到惊奇和审视而友好的目光。智利第一海军司令敬佩地说:“你们以飘扬的五星红旗,向世界展示你们伟大国家的存在。”
  国际海军界有按水色分类之说,近岸的浅水呈黄色,近海的深水呈绿色,远洋至深海的水呈蓝色,故有“黄水海军”“绿水海军”和“蓝水海军”之分。由于建国后不久,中国海军装备相对落后,被外国人称为“黄水海军”或“绿水海军”。此次“中华第一舰”经历各种恶劣气候和狂风巨浪的考验,既为国争光,也让中国海军甩掉“黄水”“绿水”的落后帽子,挺进“蓝水海军”之列。
  1996年,“哈尔滨”号的姐妹舰问世,舷号113,命名为“青岛”号。这艘新型的导弹驱逐舰和542号导弹护卫舰组成的舰艇编队于1997年2月27日由上海出发,至3月30日访问了泰国、马来西亚和菲律宾3国,在三国港口先后有10万多人登舰参观,在马来西亚卢木港参观者的汽车竟排成3千米的长龙,可谓盛况空前。2002年5月,113号再次远航,在近4个月内横跨印度洋、大西洋和太平洋进行环球航行,成功访问10个国家。
  中国舰队在五洲大洋乘风破浪的红色航程表明,伟大祖国第二代新型导弹驱逐舰在现代化的征程中迈出坚实的步伐。这一重大成果获1999年国家科技进步特等奖。
  
  “小潘不老”
  
  1997年5月,时任军委副主席的刘华清将军在远航归来的“中华第一舰”上,亲切地称呼当时67岁的总设计师为“老潘”。看到他步履稳健、精力充沛,刘将军高兴地说:“应该让老潘干到80岁!”
  如今,“老潘”早就超过80岁高龄,但他依然像19年前对刘将军的回答“小潘不老”那样,保持着一颗年轻的心。他心系远航“深蓝”的姐妹舰“家族”的兴旺发展,关注国际舰艇现代化的趋势。
  一个成熟的科学家,对待新产品的研制、设计一定要高瞻远瞩,瞄准先进目标,结合现有的条件和基础,制定方案计划。潘镜芙在主持“中华第一舰”的总体设计中,始终围绕“中国特色”组织技术攻关。
  新一代导弹驱逐舰设计中,第一次跨越了蒸汽动力,实现柴燃联合动力;第一次跨越了传统舰型,实现了有一定隐身性的舰型;第一次跨越了武器的单机单控,实现了对海、对空综合反潜作战的集中指挥和分散控制等。这些“中国特色”是完全成功的。这些创造性的“第一”,使我国的军舰向世界先进水平逼近。
  船舶现代化的水平可以说是一个国家工业现代化水平的缩影。潘镜芙在舰船设计研制中的成就,必然推动众多科技领域和工业产品的发展,具有深远的影响。潘镜芙以对中国舰艇杰出的贡献,实现了他的人生格言:“为学当似金字塔,既要博大又要高。”